设置

关灯

终于撩到你 第2节

    有什么区别吗?以她看小说得来的经验,猎物往往都会成为猎者的心头肉。

    一一能逃得掉这个“魔咒”么?

    ***

    熊老师拿着粉笔转过身,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见同学们或抬头看黑板,或埋头看书,颇为满意的清了清嗓子,“今天,我们来学习万有引力定律,有哪位同学提前预习过的?”

    满室安静。

    熊老师习以为常的环视教室一圈,在看到一组的空位上坐了一名新学生时,指向他,“那位新来的同学,你来说一下。”

    陆时从容的起身,声音不疾不徐,低沉磁性,“宇宙间的一切物体都是互相吸引的,两个物体间的引力大小,跟它们的质量的乘积成正比,跟它们的距离的平方成反比。”

    熊老师很满意的点头,“很好!请坐。大家以后都要向这位同学学习啊!别整天只知道吊儿郎当的混日子,现在不努力,高三徒伤悲!”

    班上不少女同学顿时朝陆时投去崇拜的眼神,长得又高又帅还是学霸!就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付青春悄悄在纸条上写道:久逢干旱的咱们班终于又来了一个清新养眼学习又好的学霸,势必会掀起一股骚动啊!

    时一一把玩着手里的油性笔,回答得漫不经心,“发春也说得这么文艺。”

    心里却在想:声音还挺好听的。

    付青春:“……”

    ……

    下课铃声一响,教室里便开始蠢蠢欲动。

    老师前脚刚离开,余帆便从桌子底下拿出篮球,同桌冯文杰则拿出一个长方形纸箱放在靠墙的一张桌子上。

    后排的几个男生立时围过来,“来,抓紧练几把,10月初的篮球赛咱们班还得继续拿第一才行!”

    有人附和,“有咱们浩哥在,其他班想赢咱们那也得掂量掂量啊!”

    郑元浩拧开可乐瓶盖,仰头灌了一口,“都别给我戴高帽啊!好好练,打篮球是团体项目,要大家一起努力才行。”

    余帆忽的看向时一一,“一姐,晚上篮球赛你来给我们助威呗!有你坐镇,咱们班的男生肯定气势如虹。”

    时一一斜睨了他一眼,“滚!没兴趣!”

    有那闲情她还不如睡觉打会游戏……

    郑元浩眼里滑过一抹淡淡的失落,在他看来,他和一一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一一每次都说他们是光着屁股一块长大的兄弟。

    他有时候想,做兄弟也不错,至少他是一一唯一亲近的男生。

    想到篮球赛,十六、七岁的男生个个情绪高涨,精力充沛的对着空纸箱练习投篮,闹嘈声一声高过一声。不少女生转过身来观看,看到精彩的地方还不忘尖叫和拍手。

    和教室后面很热闹很燃的氛围完全不同的是前面几排,除了偶有几个会扭头看一眼后面在干吗,其他人就跟听不到似的,专心看书、做题、交流。

    两极分化很明显。

    嘭——

    正在做题的陆时感觉后颈被篮球猛地砸了一下,疼得他拧紧了眉。

    正在看小说的时一一蓦地抬头刷了一眼余帆,对方冲她眨了眨眼睛,意思很明显。

    时一一拧眉,他妈的谁要他们多管闲事了?

    “余帆你没长眼睛啊?往我这里砸?”

    “一姐,我这不是手抖了一下么?”余帆讪讪的解释道,心里却在想:我这不是替你教训新来的转学生么?怎么还冲我发火了?

    不等时一一说话,陆时忽然转过身来,沉着脸将砸到他的篮球扔了出去,只见它,呈抛物线弧度稳稳的落在距离它三米远的纸箱里。

    分毫不差。

    周遭顿时响起一阵唏嘘声,不少女生看向陆时的眼里已经冒起了粉红色的泡泡。

    哇!学霸还会打篮球?

    陆时却没有理会,重新坐下,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半晌,不知道谁冒了一句,“卧槽!三分球诶!”

    旁边人接道:“什么三分球!运气好罢了!”

    时一一撑着下巴想道:她看中的猎物还真不赖……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打滚求支持~

    关于文中提到的几个作者和书名,确实是我高中时期的记忆,也希望能勾起亲们的回忆~

    ps:谢绝扒榜和考据党!小说毕竟是小说,娱乐大众,大家看得开心就好,mua~

    绝对的小甜文噢~双c,宠宠宠~

    ☆、第 2 章 特殊癖好

    傍晚,乌云翻滚,空气湿度明显增加,潮热得厉害。

    六十多个人坐在同一间教室,散发出来的热量就像蒸笼一般。当第一节晚自习的铃声响起,同学们便蜂蛹而出。

    篮球场后面的小树林是小情侣们最喜欢去的地方,隐秘且安静,适合拉拉小手亲亲小嘴什么的……

    一处半人高的灌木丛后面,传来两个女生的对话。

    “陈玲,你最近老躲着我们是心里有鬼吧?”

    “不是,最近课业太多,我……”

    “这么低劣的借口你也说得出口?我告诉你,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我没有告密……”情急之下,陈玲脱口而出,却在说了一半又停住了。

    另一个女生冷笑了两声,“陈玲,这下你不打自招了吧?做人哪!还是坦荡点好,别净在背后搞些不入流的小动作!”

    陈玲也急了,“是我告密的又怎么样?我只是不想和你们同流合污!想尽快脱离你们。”

    闷热的空气里忽然吹来了一丝风,惹得树影婆娑,一直坐在石凳上玩游戏的时一一蓦地收起游戏机,起身,走到胡陈玲面前,“我时一一最讨厌的就是背叛,当初,是我们拿着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跟我们一起玩的?”

    陈玲被她眼底的冷意给骇住了,不管不顾的梗着脖子指向付青春,“是她非要收我做小妹,你们可是咱们学校的校霸,我当然不敢……拒绝。”

    付青春不敢置信的张大嘴巴,“草!当初要不是看你那么可怜,我至于惹这身骚么?到头来还是我的不是了!”

    时一一冷冷的瞥了陈玲一眼,“滚!以后再敢作妖,就别怪我时一一不客气了!”

    陈玲瑟缩了一下,忙不迭的跑了。

    她刚离开,灌木丛的另一面就传来声音,好像是有人不小心踢到了石子……

    陆时也是嫌教室闷出来透透气,却不想刚走到这里就听到时一一在威胁人家,不由得拧紧了眉。

    怎么会有……这种形迹恶劣的女生?

    他刚想转身离开,结果不小心踢到了一颗小石子。

    “谁在那鬼鬼祟祟的?”付青春朝黑影处喊道。

    陆时淡然的走出来,脸上丝毫没有被抓包的窘迫,该怕的应该是她们吧?

    “行凶”现场被撞破……

    时一一在看清他的脸时,漆黑的瞳里闪过一抹兴味,歪着脑袋笑道:“陆同学还真是喜欢一个人到处闲逛,尤其喜欢来这种僻静又没人的地方,莫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

    她话里有话,而且眼神直勾勾的带着侵略性。

    陆时蓦地想起那天她从天而降扑倒了自己,脸颊顿时有些发烫,冷冷的丢下四个字,“彼此彼此!”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时一一双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表情颇有些耐人寻味。

    付青春却嗅到了俩人之间迸射的火花,“一一,在这之前你有遇到过那个转学生啊?”

    时一一一脸淡然,“嗯,翻墙被他撞见了。”

    她省略掉了重要部分,他们不仅吻了,还抱在了一起……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唇对唇碰触,但也算是“接吻”吧!

    付青春忽然就想到了那天一一翻墙回来一脸愤然的说“被狗咬了”,难不成跟陆时有关?

    ****

    一连几天,陆时饱受理综满分这个光环的困扰,一到下课时间就有一波又一波的女生向他请教怎么学好理综,扰得他没法安心学习。

    而时一一,每天都会准时来教室报道,这让一干人等大跌眼镜,不明白她怎么突然转了性子。

    虽说每天都来教室,但时一一从来不认真听课,要么看小说,要么听歌,要么睡觉,要么发呆……

    付青春明显的察觉,一一最近发呆的次数与日俱增,而且时不时唇角还勾起一抹意味深明的笑意,神秘莫测。

    下午第三节课是化学课,老师让化学课代表通知大家去实验室做实验,付青春收拾着书包,小声,“一一,咱们去切磋一把?”

    时一一破天荒的抽出化学书,“改天。”

    付青春愕然的瞪圆了眼睛,“你这是要去上实验课?”

    时一一淡淡的掀了掀眼皮,“不行?”

    “当然行!”付青春又说:“可你从来没……去过啊!”

    她临时改了后半句,心里有些忐忑的想道:一一最近真的没有吃错药?

    ……

    进了实验室,化学老师便开始讲解今天的实验内容。

    “我们今天要做的实验是测定1mol气体体积的方法,实验原理上节课已经讲过,mg+h2so4→mgso4+h2↑,实验步骤大家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问老师和各小组会的成员。”

    时一一还是第一次来实验室,不由得四处打量了一遍,十余张长方形课桌,上面早已摆放好了今天要做实验用的瓶瓶罐罐和一些小工具,空气中飘荡着一股难闻的化学气体味。

    她忍不住掩了掩鼻子,不会中毒吧!

    陆时转学来还是第一次进实验室,时一一的到来更是让化学老师惊诧不已,这可是他们班乃至全校出了名的翘课大王,极少出现在他的课上,今儿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叶思璇,你们这组人少,陆时和时一一暂时就和你们一组,咱们的实验课不仅要体现团队精神,更要确保每个同学都弄懂,会做,这才是做实验的真正目的。”

    “老师,我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