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终于撩到你 第7节

    “……”

    *****

    香山别苑是景城的高档别墅区,每一栋别墅都是独门独院,占地面积大,拥有绝对的私人空间。住在里面的人非富即贵,彼此打照面也只是名车与豪车的擦肩而过。

    时一一刚进门,云姨就走了过来,小声嘱咐她,“一一,我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几个菜,待会不管你爸说什么都不要和他顶嘴。你还小,需要仰仗他的地方很多,知道吗?”

    云姨是她妈妈在世时请的阿姨,因妈妈待她极好,所以一直没有离开时家,把时一一当成女儿般爱护。

    “嗯。”

    时一一点头,自从六年前妈妈去世后,外公也一病不起,没多久就撒手人寰,远在多伦多工作的舅舅便将孤零零的外婆接了过去,定居在那边,每年回来两次。舅舅和外婆对她虽好,毕竟在国外,远水救不了近火,她能依靠的也只有和她最亲的爸爸。

    餐厅内,江丽萍笑容可掬的说道:“一一回啦?快来坐,你云姨做了你最爱吃的菜。”

    正在看报纸的时子雄抬眸瞥了女儿一眼,时一一想起刚才云姨说的话,便轻轻“嗯”了一声,然后走向餐桌。

    一顿饭吃得不尴不尬,全程只有江丽萍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不是帮时子雄夹菜,就是给时一一夹菜,虽然每次时一一都拒绝,但她还是乐此不彼的扮演一个好后妈。

    时一一正准备放下筷子走人,却被叫住了,“听说你早恋了?”

    她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讽,“您这会关心起我了?”

    时子雄“啪”的一下放下筷子,语气严厉,“你是我女儿我不关心你关心谁?小小年纪不学好成天就知道玩游戏和人打架,这次更离谱!还大张旗鼓的在学校追求一个男生,我的老脸都快被你给丢尽了!”

    江丽萍连忙柔声安慰老公,“子雄,一一还小,好好跟她说。你也别太动怒了,身体要紧。”

    真真是贤妻良母的典范!

    时一一唇畔勾起一丝嘲讽,“最后一句话我从小听到大耳朵都长茧了,能不能换个新词啊!”

    时子雄抓起手边的茶杯朝她扔了过去,“滚!”

    时一一侧身躲过,“嘭”的一声,茶杯摔在地上碎成了渣渣。

    云姨听到响动跑了过来,看到这一幕连忙拉住时一一的手,“一一,快跟你爸爸道歉。”

    时一一倔强的抿着唇。

    云姨只得看向时子雄,“先生,一一她还小,您顾念她幼年……”

    “17岁已经不小了!”时子雄猛地打断她的话,声音冷厉。

    “……”

    时一一冷嗤了一声,转身走了。

    ****

    出租车上,时一一给付青春打了个电话,俩人约在常去的鱼子巷尾胖大婶家烧烤店见面。

    到了地方,付青春说还要一会,时一一便去了旁边的巷子里抽烟。

    一支还没抽完,迎面就走过来了几个吊儿郎当的男生。

    “呦!这不是景林的时一一吗?心情不好?”其中一个笑容猥琐。

    时一一知道他们,是隔壁六中高三的一群渣滓,整天不学无术,到处恐吓胆小怕事的低年级学弟学妹。

    她最讨厌这种人了,屁本事没有,就知道欺软怕硬!

    “滚!”

    “啧!这么大的火气?谁惹我们一一了?”为首的许然语气轻佻,接过旁边小弟递过来的烟凑近时一一想要借火。

    “听不懂人话?”

    时一一弹了弹烟蒂,溅了少许到许然手上,烫得他后退了两步。刚抬眼,就被时一一眼底的冷给怵得一愣。

    他早就肖想时一一很久了,十七岁的少女,该有的全都有,不该有的地方一丝赘肉都没有,性格野身材热辣,完全对他的路子!

    光想想她躺在自己身下承-欢的样子,他小腹处便涌起了一团火。

    看他的表情,时一一便觉得恶心,被这种男人惦记,就像是被猪拱了一样,浑身不得劲!

    许然旁边的一个男生忍不住说道:“时一一你别太过分了!要不是我们然哥喜……”

    话说了一半就被许然的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时一一嗤笑,“我就过分怎么呢?”

    丢下这句话,她转身就走,却在下一秒被人扣住了右肩,眼底冷了好几分,迅速反扣住那人的手腕,猛地一拉,动作干净利落的将对方摔了出去。

    可谓毫不留情。

    许然被他摔了个踉跄,不敢置信的看向时一一,生平第一次在一个女人面前栽跟斗,还被这么多人瞧见了。

    时一一眼神森凉,“下次,就是你只手了!”

    许然不甘的喷道:“时一一,你在我面前装什么贞洁烈女?我就不信你没跟人睡过。”

    他话音刚落,就被一个疾步冲过来的人影给揍了一拳,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妈的,找死啊你……”

    郑元浩脸色阴沉,“许然你嘴巴再给我胡乱喷粪试试?信不信我打得你满地找牙!”

    许然眼里迸射出一丝狠戾,“郑元浩,别以为老子怕你!”

    郑元浩冷笑,“来啊!搞死搞残!”

    大概是他的语气太决绝了,许然有些后怕了,虽然郑元浩比他低一届,但他的威名自己也听过不少,是个厉害的狠角色。

    双方正僵持着,巷子口那忽然跑过去一个穿着运动装的男生,看样子是在跑步。

    虽然他并没有停留和转身,但时一一还是认出了他,秀眉微蹙,陆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来多久了?

    许然旁边的一个小弟拉住他,小声在他耳边嘀咕,“然哥,这里人多,我们还是先撤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许然愤愤的看了一眼郑元浩,最后落在时一一的脸上,他就喜欢这种带刺的玫瑰!

    野性!够劲!

    郑元浩见许然色眯眯的看着时一一,阴沉着脸将手里的易拉罐砸了过去,“滚!”

    时一一嗤笑,“阿浩,何必跟狗一般见识呢?难不成它多看你两眼你就要追上去跟它拼命?畜生而已,至于么?”

    许然的脸色顿时黑得像猪肝,他身边的几个小弟跃跃欲试想干架。

    “走!”

    老大发话,他们只得听命。

    等他们离开后,郑元浩立即关切的问道:“一一,你没事吧?”

    时一一又抽出一支烟,语气随意,“从小到大,你见过我和谁打架输过的?”

    郑元浩拧眉,一一今晚的状态明显不对!八成跟时叔叔有关。

    “你回家了?”

    “嗯。”

    “时叔叔他……”

    “我不想提他。”时一一冷声打断他的话,就着余帆递过来的火点燃手里的烟,然后大步走向烧烤店。

    郑元浩只得跟上去,小时候的时一一打架虽然没输过,却不是因为她有多厉害,而是有着旁人没有的狠劲,为此她身上总会多处挂彩,后来有次更是吃了大亏……

    付青春远远的朝他们招手,然后走到时一一旁边,小声问道:“我刚才居然碰到陆时了,他怎么会在这里?”

    时一一徐徐吐出一口烟圈,“不知道。”

    她也很想知道他到底来了多久,是在郑元浩之前还是之后,如果是之前……她深吸了一口,呛得连连咳嗽。

    郑元浩劈手夺掉她手里只剩半截的烟,扔到地上,“不会吸就别吸!”

    时一一横了他一眼,“要你管!”

    眼见气氛剑拔弩张,付青春连忙打圆场,“哎呀!闻着这味道我肚子就呱呱叫了,好想吃他们家的秘制烤凤爪。”

    余帆接话,“再来一瓶冰啤酒就更爽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一是不是很霸气?捂脸……

    不知道亲们有没有觉得,家庭是每个孩子的第一课堂,影响深远。

    ☆、第 7 章 你烦不烦

    被虫子连续吓了好几天的孙奇说什么都不肯再坐回时一一前面了,天天守在史莱克的办公室门口哭哭啼啼,惹得影响很不好,史莱克为此很是闹心。

    上课铃刚响,陆时便主动站了起来,“老师,还是让我坐回原位吧。”

    史莱克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这……”

    不仅班主任感到惊讶,班上不少同学都向他投去疑惑的目光,就连正在睡觉的时一一都顿住了呼吸。

    其实她就是故意吓走孙奇的,虽然没有指望陆时能再回来,图个清静也是好的。

    听到陆时主动要求回到这里,她心情雀跃不已,心脏处“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陆时知道老师在担心什么,语气坚定,“老师,我不会受任何人影响。”

    史莱克语重心长的看了他一眼,“你的学习态度让老师很欣慰,下周一月考,成绩出来后重新调整座位。”

    顿了顿,面向全体同学,“想要坐到好位置,就给我考出好成绩!”

    底下立时一片噤声。

    史莱克的严厉在景林是出了名的,每次月考过后都要按成绩来调整座位,从第一名开始选。所以说考得好和考得差是有很大区别的。

    ……

    陆时刚整理好桌面,后面就递过来一张纸条。

    【你回来我很开心。】

    陆时有些烦躁的将纸条扔了,他之所以请求回到这里跟时一一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因为孙奇天天去找他,如果真的要再加一点的话,那就是他对老师说的:他不会受任何人的影响。

    两分钟后,后面又递过来一张纸条。

    【我就猜你最后还是会坐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