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终于撩到你 第11节

    短暂的沉默后,“不说话不一定就代表默认,是你自己理解错误。”

    时一一并不打算跟他讲道理,“你现在纠正我已经晚了,就这么说定……”

    她语速有点快,准备先斩后奏,不给陆时反驳的机会,可就在她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听到电话里传来云淡风轻的五个字“我不会去的。”

    她慌忙挂了电话,权当做自己没有听到。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一一和陆时同学的互动是不是很甜?很不一样?喜欢就动动手指多多留言吧~

    抱歉,今天小修了上一章,然后开文前三天留言的亲们昨晚都有发小红包,都收到了吧,么么哒~

    微博转发中奖的三位亲稍后我发大红包给你们哦~

    ☆、第 10 章 喝醉了

    晚上六点。

    鱼子巷尾胖大婶家烧烤店门口。

    时一一撑着下巴一脸颓丧,她下午在时代广场等了陆时半个小时,满怀的一颗少女心就这样碎到了地上,虽然明知道他可能不会来,却还是傻傻的等了半小时。

    “约会不顺利?”

    “他骗我。”时一一给自己倒了杯啤酒,昨天晚上为了查到陆时的手机号没吃成烧烤,今晚算是得偿所愿了。

    “骗财还是骗色?”付青春震惊不已,陆时不是好学生么?怎么会做这种不入流的勾当?

    时一一闷闷的喝了口啤酒,“骗了我的心。”

    “噗——”

    付青春被刚吃了一口的臭豆腐呛得脸红脖子粗,“卧槽!你俩不会已经……”

    时一一白了她一眼,“你丫思想能不能不要那么邪恶!”

    付青春吐了吐舌头,“我的意思是打啵,你想哪去了?”

    时一一鼻子哼了哼,“你想的是什么我想的就是什么。”

    “……”付青春连忙转移话题,“到底什么情况啊?”

    时一一满脸颓丧,“就是不想和我约会呗!”

    付青春仔细想了想小说里这种情况一般是什么样的,“或许是他太矜持了?需要你再锲而不舍的约第二次或者第三次。”

    时一一眼睛亮了亮,“真的么?”

    付青春心想:恋爱中的女人智商果然为零啊!

    “不试试怎么知道?”

    “春儿你说得对!来,干了!”

    “……”

    三瓶啤酒下肚,俩人都有些微醺,女孩子坐在一起,似乎总有聊不完的话,不外乎班上谁谁谁的八卦和某个男生……

    时一一心想:她晚上回去就给陆时打电话!

    蓦地,她揉了揉眼睛,扯着唇角对好友说:“春儿,我居然看到陆时了,该不会是我出现幻象了吧?”

    付青春盯着右前方看了几秒钟,“不是幻象!是真人,和他一起的那个女生有点面熟。”

    时一一顿时睁大了眼睛,陆时正好背对着她们,刚好方便看清楚坐在他对面的女生长什么样,一身白色棉布裙,长发及腰,文文静静。

    “我想起来了!是上次在大街上拦住陆时表白的那个女生,他俩在一起了?”付青春不敢置信的捂住嘴巴。

    时一一抿着唇,“噌”的一下站起来,黑眸里似燃烧着一团火,隐隐的,还有一丝委屈。

    付青春连忙拉住她,“一一,你不要冲动。”

    时一一咬着唇,“我能不冲动吗?她抢了我的男朋友!”

    “……”付青春汗颜,八字还没有一撇好么?她拉住好友的手,“过去简单的打个招呼?”

    时一一端起桌上没喝完的啤酒一饮而尽,大气凛然,“走!”

    ……

    陆时刚拿起一串烤肉,一团影子便从上自下罩了下来,而且久久未动。抬头,正好对上时一一的眼睛,黑亮澄澈,双颊还有些微微的红晕,樱粉色的嘴唇水润欲滴。

    他忽然有些口渴,刚准备拧开矿泉水瓶的盖子,坐在他对面的丁文姗开口了,“阿时,她们是你的新同学吧?”

    她声音里有着苏州人特有的软哝,说话轻声细语,给人的第一印象很好。最重要的是,她居然喊“阿时”,语气还很亲昵。

    这点让时一一很受不了,陆时是她的!她都没有这么亲昵的喊过他,凭什么被其他女生捷足先登了?

    她不爽!非常的不爽!

    付青春在心中啧啧感叹:长得温柔漂亮还会说话,不得了!

    时一一有些微醉,眼梢微挑,挑衅的看向丁文姗,“你们是以前的同学?”

    她特意强调“同学”二字,就是想亲耳听到他们承认不是男女朋友。

    丁文姗微笑着看向她,“我和阿时从小学三年级到初三都是同班同学。而且,我们两家关系非常好。”

    她说的明明是简单的陈述句,但时一一却听出了炫耀的味道,黑眸眯起,周围的空气瞬间冷凝了几分。

    站在她旁边的付青春明显感觉到了杀气,连忙打圆场,“陆同学,真巧啊!没想到来这里吃烧烤也能碰见你和你同学,看你平时那么高冷,还以为你不会有朋友呢!”

    陆时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时一一和付青春,想到上午他给自己打的那通电话,时代广场离这里不到三公里,难不成她……

    忽的,他的手腕被时一一紧紧抓住,皱眉,“放手!”

    时一一的脸比刚才更红了,像是晕染了一层醉人的胭脂,黑瞳清澈潋滟,一眨不眨的盯着陆时,“我有话问你。”

    纤细白嫩的手指,正牢牢的抓着陆时的手腕不肯放。

    气氛一时间有些微妙。

    付青春连忙率先开口,“一一她今天心情有些不好,多喝了几杯,你们看她红扑扑的脸蛋就知道她醉了,多担待哈!”

    陆时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

    翌日上午。

    时一一醒来便发现自己脑袋晕晕的,她抬手看了眼时间,11点16分,迷迷糊糊的趿着拖鞋去了浴室。

    刷牙、洗脸。

    镜子里面的自己蓬头垢面,眼睛下面还有黑眼圈,邋遢得她都快无法直视自己了。

    牙刷了一半,脑子里忽然闪现过一些画面,时一一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浴室里。

    连脸都来不及洗,喝了口水漱掉嘴里的泡沫,忙不迭的冲出去给好友付青春打了个电话。

    “春儿你告诉我昨晚我一定是做梦吐陆时身上了。”她说得很快,然后急切的等待着好友的回复。

    电话那端有稍微的停顿,然后是很肯定的语气。

    “你不是在做梦。”

    “……”

    听到这个回答,时一一双手掩面瘫倒在地上,卧槽!老天爷一定是故意惩罚她!明明是想问他为什么没有赴约,结果却意外的吐了他一身……

    听到电话里久久没有声音,付青春着急的问道:“一一,你没事吧?好点了么?”

    时一一摇头,“不好!一点都不好!春儿你当时怎么不把我拉开啊!哪怕吐地上也比吐陆时身上好啊!太丢人了!”

    “我怎么拽你都不肯松开陆时的手我能怎么办?我又打不过你……”

    “……下次遇到这种事你直接从后面把我敲晕吧。”

    “……”

    付青春叹息:还能有下次么?

    “陆时的脸色很糟糕么?”

    “……”付青春顿了顿,“还记得上次余帆生日喝醉后吐得稀里哗啦的那次么?”

    时一一痛苦的捂脸,她当然记得!余帆那次吐得包厢里臭味熏天,把他们几个全都吓跑了,那味道和看相……实在是恶心得不能直视……

    她好想找块豆腐撞死。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结束通话后,时一一便给陆时拨了过去,刚接通她又忙不迭的挂了,万一陆时说讨厌自己之类的话怎么办?

    可不打电话道歉的话他会不会以为自己是故意的?到了学校之后他估计更不想搭理自己了。

    两个不同的小人在她脑子里不停的叽叽喳喳吵个不停,她拿起电话,放下,又拿起,又放下……

    如此反反复复挣扎了好几分钟,终于还是拨通了。

    10秒、30秒、49秒……

    一直无人接听,时一一泄气似的瘫在沙发上,心情低落到了极点,陆时他肯定是故意不接自己电话的。

    ……

    云姨从厨房出来就看到时一一一脸无精打采的样子,便端了碗银耳莲子汤放在她跟前,“以后不能再喝得醉醺醺的回来了,幸好先生这几天不在家。”

    时一一端起碗,轻轻拨动着里面的银耳,撇嘴,“一年365天他有几天在家的?云姨你说我有个这样的爸爸是幸运呢还是幸运呢?”

    云姨叹了口气,“一一,你还未满18岁,需要仰仗你爸爸的地方还很多。”

    时一一舀了一勺放进嘴里,冰糖的甜味却掩盖不掉莲子的微涩……

    她低着头,“他是不是要和那个女人结婚了?”

    云姨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说好,她来时家已经快八年了,之前的女主人景容温婉贤惠,待自己如同亲人,这也是她离开后自己为什么还一直愿意呆在时家的原因之一。

    “一一,云姨说句贴心窝子的话,你动不动就和先生闹,只会把他越推越远,那对母女正巴不得呢!”

    “……”

    时一一又喝了一口,只觉食难下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