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终于撩到你 第13节

    随即又发了过去:我是认真的。

    【我很忙。还有,发短信要钱。】

    看到这个回复,时一一刚喝了一口的牛奶差点喷了,卧槽!放学后宝马车来接居然还在乎一毛钱一条的短信费?

    时一一想了想,干脆拨通了陆时的电话,很意外的是,手机里传来机械化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草!

    时一一忍不住在心里爆了声粗口,太过分了!

    ****

    三天后的傍晚。

    时一一终于在徐汇路的三岔路口堵到了正在跑步的陆时,她笑眯眯的和他打招呼,“嗨!好巧啊!”

    陆时冷漠的看了她一眼,继续抬腿向前跑。

    时一一“哎”了一声便跟了上去,和他并肩跑在月色下的人行道上。

    “你喜欢跑步呀?”

    “……”

    “还在生我的气?”

    “……”

    “你不说话那我就一直跟着你。”

    “……你太吵了!”

    陆时忍无可忍,冷冷的怼了她一句,但时一一就跟没听见似的,反倒因他的开口扬起了唇角,“你声音好好听诶!是我认识的男生中最好听的。”

    陆时眉心紧蹙,“那是你认识的男生太少了!”

    时一一眼睛弯成了一枚月牙,声音软糯轻快,“我不需要认识别的男生呀!有你就够了。”

    坦荡直接,没有丝毫的扭捏。

    陆时的心跳忽的加快,夜风徐徐,吹散了他脸上的燥热,却吹不走他心里的躁乱……

    时一一的出现刷新了他对女生的认识,厚颜无耻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他加快了跑步的速度,只为甩掉某个烦人的跟屁虫。

    时一一很轻松的追上他,“我从小练跆拳道的,初一还得过年级1000米长跑冠军呢!”

    陆时脚下差点一个趔趄,干脆站住,窝火的说道:“你能不能别跟着我!”

    时一一眨了眨眼睛,“这条路是你家的?”

    ……陆时气结,深吸了一口气,“你很烦!”

    时一一看着他,表情认真,“我就是要烦得你忘不了我。”

    ……

    回到家,时一一边换鞋边傻笑出声,没想到她时一一也会有今天?竟然为了追一个男生耍无赖,太不像她校霸一姐的风格了。

    不过,甘之如饴。

    总算没白费这三天的“守株待兔”,想起陆时黑着脸对自己无可奈何的样子,她就开心得想笑。

    原来主动追一个男生,还挺好玩的呢!

    作者有话要说:  小仙女们动动手指收藏吧~给偶点码字的动力,么么哒~~

    ☆、第 12 章 陆老师

    假期的第五天傍晚。

    时一一和付青春并肩从游戏机室走出来,酣畅淋漓的一个下午让俩人有些肩膀酸痛,毕竟是维持着一个姿势好几个小时,脖子都僵硬了。

    付青春狐疑的瞪了一眼好友,“你丫今天吃了兴奋剂啊?手速快不说,战绩还惊人!一下午都咧着唇角,不是做了什么唇角上扬的手术吧?”

    时一一心情好,不和她一般计较,吮着棒棒糖,只觉得甜到了心里,“明天我不陪你一块打游戏了。”

    付青春惊悚不已,“为嘛?你不来刺激刺激我我怎么提升手速啊?”

    时一一睇了她一眼,“刺激你一年多了也不见你有什么提升。”

    付青春痛心疾首,“谁要你的手速那么变态呢!”

    时一一含着棒棒糖一脸鄙视,“啧!就知道找理由!”

    付青春不再继续这个问题,反正她不管怎么练,都刷新不了一一的记录,何必找虐呢?

    “你明天有事?”

    “嗯。”

    “什么事呀?”付青春还是有些好奇,毕竟她俩组队组习惯了。而且,一一有什么事她是不知道的?

    “做作业。”

    “……什么?!”

    付青春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的看向时一一,差点葳到了脚。

    时一一清清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字面上的意思咯!不好理解?”

    付青春语速飞快的说道:“我当然知道是字面上的意思,问题是你怎么会做作业?你会做吗?”

    时一一淡然的踢走脚边的一颗小石头,声音懒懒的,“就是因为不会做,所以才找陆时教我呀!”

    这下,付青春惊悚了,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陆时教你?陆时那个高冷男怎么会教你做作业?到底发生了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时一一轻声叹息,“唉……也只有陆时,才会激起我想做作业的欲~望嘛!”

    “……”付青春噎了半晌,“我看你是对他有了欲~望吧!”

    时一一笑眯眯的拍了拍好友的肩膀,“知我者春儿也!”

    “……”付青春一副吃了翔的表情,表情极其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一一,咱还是矜持点比较好……”

    时一一从嘴里拿出棒棒糖,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付青春很义气的说:“想你所想啊!”

    时一一轻晃手里的棒棒糖,“你想法太污了,我跟不上。”

    “……”付青春懵逼脸。

    ****

    翌日下午。

    星巴克靠窗的角落处,时一一眯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坐在她对面的陆时,“你坐那么远怎么给我讲题目?”

    陆时抬眸,就望进那双清澈潋滟的黑漩涡里,好似有什么魔力一般的扯着他的视线,无法移开。

    他艰难的别过脸,打开自己的练习册,“你有不会的再告诉我。”

    时一一白瓷细嫩的手臂撑着下巴,声音娇软无辜,“可我都不会。”

    “……”陆时有种血气上涌的感觉,他就知道时一一不是真的想找他补课,不过就是找各种借口……

    随即冷着脸,“学习不是儿戏,你要是不想学就别拿这个当借口!只会让人生厌。”

    时一一认真脸,“我没有儿戏呀!我是真的都不会,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咱们学校有名的学渣?”

    陆时唇角抽了抽,怎么还有人觉得当学渣是件很光荣的事情?还得闹得全校皆知才行?

    “你脸皮是有多厚?”

    “肯定没有城墙厚。”

    “……”

    陆时深吸了一口气,他发现,但凡只要自己和时一一多说几句话,自己的一贯淡定就会被掀翻,潜藏在内心深处的火气如同岩浆般不受控制的喷射出来。

    一点都不像他!

    时一一眼看着陆时脸色不大好,连忙从书包里拿出一颗棒棒糖,“喏!给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甜食能让人心情变好,我就是这样的。”

    这是她多年来的习惯,久而久之,就好像真的管用。

    陆时没有接,声音冷硬,“我不吃糖。”

    时一一没有再说话,将棒棒糖放在桌上,“你想吃的时候自己拿。”

    ……陆时恨不得将棒棒糖扔到垃圾桶里,看着就碍眼。

    “你已经浪费了十分钟。”

    “……你又没说开始。而且,是你找我说话的。”

    陆时觉得自己有必要平复下心情,干脆起身,却不料手腕被人拉住了,脸色寒如霜,“放手!”

    时一一仰着小脸可怜巴巴的瞅着他,“你去哪?”

    陆时冷声吐唇,“洗手间。”

    一秒钟,两秒钟,时一一还是没有松手,陆时讥讽的勾起唇角,“你也要跟着去?”

    时一一讪讪的松开手,惊诧的看了一眼陆时,他也会……戏虐人?

    陆时快步离开,手腕处还留有一丝少女身上香甜的味道,他有些心烦气躁,恨不得直接回去才好。

    ……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透过落地窗照进来,投射在女孩白皙细腻的肌肤上,如上好的白瓷,干净透澈。

    陆时从来不觉得,恬淡清雅这四个字能用在时一一身上,可此刻,他脑子里陡然就冒出了这四个字。

    时一一听到声响抬起头来,似叹息的看了一眼物理书,“我以后也不想当物理学家,你说学这些干嘛?什么加速度、万有引力定律、库仑定律都是些什么鬼啊?”

    “……”陆时闭了闭眼睛,自己刚才一定是中邪了!这才是时一一正确的打开方式。

    “这都是一些最基本的物理知识点。”略停顿,“你连这些都不知道,还想做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