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终于撩到你 第14节

    “喔……这不是有你嘛!”时一一眼巴巴的瞅着他,表情和语气再自然不过。

    “……”陆时有些头疼,“你当初怎么会选择理科?”

    “三班是理科班呀!我不想又去适应新的班级和老师,所以就选理科了呗!”时一一说得若无其事。

    陆时唇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冷笑,“你在哪个班有区别吗?”

    时一一双手托腮,黑眸亮晶晶,“当然有区别啦!其他班没有你呀!”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谄媚,没有讨好,就是很纯粹的讲出事实,表达出她的欢喜。

    坦荡荡,没有一丝一毫的扭捏做作。

    陆时的心,毫无预兆的被击中了一下,他慌忙移开视线,甩掉那些不该有的情绪,时一一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有毒,今天过后,他要离她远点才行!

    “你把不会的题标出来。”

    “噢……”

    两分钟后,时一一将自己的习题册递过去,陆时接过一看,全都标上了记号,不由得气恼,“时一一,我没空和你闹着玩!”

    时一一很是无辜的眨了眨眼睫,“我没有和你闹着玩啊!我平常从来不听讲的,这些题目我看都看不懂。”

    她说得一本正经,丝毫没觉得不会是件多么丢脸的事情。

    陆时有种被坑的感觉,冷着脸,“我看你应该去上补习班,而不是找我讲题目。”

    时一一也不恼,“除了你,其他人没有让我有学习的欲~望。”

    不知道是不是她最后两个字故意咬词比较重,陆时竟然脸红了,不自在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时一一注意到了他的微表情,唇角弯起,笑得甭提有多开心了,“你脸红的样子好可爱。”

    陆时黑着脸,他一个大男人可爱个屁!

    冷声:“你再多说一句我走了。”

    时一一努努嘴,抿着唇将桌上的草稿纸和笔递了过去,“开始吧!陆老师。”

    那声“陆老师”,有着揶揄、有着俏皮。

    这是前天晚上跑步时,时一一厚着脸皮提出来的。为了避免时一一真的丧心病狂的找去他家,陆时只能被迫答应帮她补习三个小时。

    咖啡厅人来人往,丝毫不影响他俩一个讲一个学。陆时发现,时一一的问题很多,多到他嘴巴都快要说干了。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快两个小时了。

    “时一一,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原来真的是你?”叶思璇不敢置信的喊了声,因为陆时坐在里侧,她一时没注意。

    时一一抬头看了她一眼,语气散漫,“我跟你很熟吗?”

    叶思璇差点没气死,在看到她面前摊开的练习册时,讥讽道:“时一一你该不会以为现在开始努力就可以考个好大学吧?不自量力!可笑至极!是谁这么不长眼给你……”

    她话还未说完眼睛便瞪得如同铜铃般大小,“陆时?!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们……”

    “请停止你的臆想。”

    陆时声音淡淡的,及时阻止了她后面丰富的想象力。

    时一一也不说话,唇角勾起一抹清浅的笑容,不解释也不掩饰,她越是这样越让叶思璇觉得他俩关系不一般!

    语含嘲讽,“难不成你俩是碰巧在这里遇见然后一起做作业?”

    时一一轻笑,“你不是碰巧也在这里遇到我?”

    “……”叶思璇被她的话噎住了,一向口才很好的她这会竟然无言以对,毕竟她又没有亲眼看见时一一和陆时一块进来。

    时一一不给她思索的机会,看向她旁边的男生,笑容意味深长,“我猜……你也不想在这里遇到我吧!”

    许是心虚,叶思璇脸涨得通红,“你胡说些什么!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不要……”

    可能是有两个男生在场,叶思璇最后一个字硬是憋回去了。

    时一一耸肩,笑得一脸深意。

    叶思璇气得跺脚,转身走了出去,她旁边的男生连忙追了上去。

    他们离开后,陆时收拾好自己的练习册,起身。

    时一一拦住他,“你帮我补课,我请你吃饭呀!”

    “不用。”陆时说着便准备走,他就知道来这里会遇到同学,果不其然!

    “你不会是担心再遇到班上的同学吧?”

    “我是不想和你一起吃饭。”

    “……”

    作者有话要说:  咳……这章甜不甜~捂脸~~~

    ☆、第 13 章 神经病

    回到家,刚好六点。

    陆时换好鞋子进门就看到妈妈张长慧系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他愣了两秒,似乎好久没有吃过妈妈做的饭菜了。

    “阿时,今晚妈妈做了你最喜欢吃的几个菜,快去洗手。”

    “嗯。”

    陆时洗完手出来就看到妈妈已经给他盛了一碗汤,是他熟悉又怀念的味道,不等他开口,妈妈便说:“下午文姗打电话来家里了,我还以为你俩一块去图书馆了呢!”

    陆时喝汤的手顿了顿,言简意赅,“没有。”

    张长慧似乎早就习惯了儿子说话简洁,“交新朋友了?成绩怎么样?”

    陆时放下勺子,“妈,你能不能不要干预我交朋友。”

    张长慧一脸痛心的看向儿子,“阿时你这是在怪妈妈?妈妈一个人拉扯你长大不容易,对你严厉也是希望你能保持成绩考到一所好大学,你现在还小,不明白妈妈的苦心也没关系,但到了妈妈这个年纪你就会明白,名牌大学的朋友圈和三流大学的朋友圈是有很大区别的……”

    陆时有些不耐烦,这些话他从小到大听得耳朵都生茧了。

    “妈,我知道了。”

    “阿时,你和文姗是青梅竹马,学习成绩都一样好,多在一块交流学习经验是非常好的。而且,你丁叔叔和朱阿姨都很喜欢你,明天还邀请咱们去他家做客。”张长慧深知儿子的性格,适时的转移话题。

    “我不想去。”

    “怎么呢?你和文姗闹矛盾了?”

    “没有。”

    “妈妈就剩明天一天假期了,你就当陪妈妈行么?下周又要去广州出差一个礼拜。”

    “……嗯。”

    陆时点头,这才安静的吃完了一顿饭。

    他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不知道爸爸是谁,妈妈张长慧在一家外企上班,一年里有265天在全国各地出差,尽管出门在外,但每天早晚都会给他打电话询问学习情况,异常严苛。

    张长慧和丁文姗的母亲朱爱月是同学,关系很不错,两家一直来往密切,再加上彼此的儿女都一般大,有共同话题,关系也就越来越好了。

    ……

    丁家。

    三个大人坐在客厅聊天,丁文姗在她家后院找到了陆时,“你怎么躲到这儿来了呀?张阿姨刚才还在找你。”

    陆时平静的看着花圃里修剪得枝叶繁茂的盆栽,语气不太好,“什么事?”

    丁文姗似乎习惯了,咬唇,“阿时,那天那个女生到底是谁啊?她居然喝得醉醺醺的还想拉着你去说悄悄话,你们……”

    “同学。”

    “可我怎么觉得她……”丁文姗咬着唇,欲言又止。

    “觉得什么?”陆时平视她,语气清清淡淡。

    因为母亲的关系,他和丁文姗要比其他同学来往得密切些,但并不代表他俩关系真的很好,他从小就不善于交际,性格内向,几乎没什么朋友。对于丁文姗,也只是母亲好朋友的女儿,上次和她一起吃烧烤,是因为丁文姗那天下午正好在他家玩,本来晚上他妈都买了菜准备做饭,结果临时接到公司紧急电话去加班了,临走前嘱咐他一定要带丁文姗出去吃饭然后送她回家。

    最后,依着丁文姗去吃了烧烤,帮她叫了辆出租车让她自己回去了。

    丁文姗看了他一眼,从小到大,阿时都是这副高冷禁欲系的样子,可她就是喜欢他,不希望他被其他女生抢走。以她女生的直觉,那晚的那个女生肯定是喜欢阿时的,不然也不会满是敌意的看着自己。

    她长得很漂亮,有点偏艳丽了,应该不是阿时的款。

    “觉得她好过分啊!居然吐你一身。”

    “……确实。”吐了他一身不说,还“威胁”他能弄到他家的地址,简直就是女土匪!

    陆时的语气清冷得没有一丝情绪,丁文姗这下开心了,就知道阿时不会喜欢那种女生。

    ****

    过完假期回到学校的第一天上午,教室里一片倒。尤其是后面几排,不是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就是用手撑着下巴假装听课。

    史莱克气得差点拍桌子,“教室是学习的地方!以后,任何人上课睡觉一次罚款5元,交到副班长手里,充当班费,买些笔记本奖励给每次考试学习进步的同学。”

    底下顿时一片鸦雀无声。

    有人在暗中鄙视老师的做法,居然变相的“要钱”;也有人在心中拍案叫好,这下,让那些想睡觉的学生付出相应的代价简直太爽!

    ……

    下午放学。

    天空忽然骤变,打雷闪电,顷刻间下起了暴雨,教学楼的屋檐下站满了没有带伞的学生,都期盼着拿了伞的某个同学可以捎带自己一程。

    时一一和付青春正是没带伞大军中的一员,暴雨来得又大又猛,就这样冲出去肯定是浑身湿透,初秋穿的衣服本来就单薄,不感冒也得曲线毕露了,所以大部分女生还是不敢冒险的。

    青春期的少女嘛!害羞。

    但时一一可不是那种害羞的女生,她在等。

    付青春现在只恨不得手里能变把伞出来,“一一,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呀?”

    时一一懒懒的靠在墙上,“担心什么?站在这里看下雨不也是一种享受吗?”

    付青春撇嘴,“少来!你可从来没有这份心情站在屋檐下看下雨的,不会是心里憋着什么坏主意吧?”

    时一一努嘴,“难不成我还怀里还能揣颗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