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终于撩到你 第17节

    就在时一一幻想着一辈子的时候,教学楼到了,陆时抬腿走出伞外,“两不相欠了。”

    时一一愣在原地,等她回过神来陆时已经走远了。

    两不相欠?

    当然是不可能的!一回生,二回熟,这便注定了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嘛!

    这时,旁边走过来几个女生,看向她的眼神里满是羡慕和嫉妒,凑在一旁小声嘀咕:“时一一好手段啊!天天缠着人家陆时不放。”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说的不就是她么!”

    “嘘!小声点别被她听见了。”

    ……

    时一一撇了撇嘴,有本事就当她的面大声说啊!她最烦那种吃不到葡萄就各种诋毁葡萄的人,她喜欢陆时跟她们有毛线关系啊!

    随即大喇喇的走到她们几个面前,“我已经听见了。”

    那几个女生惊惧的看向她,恨不得会遁地术。

    时一一不怒反笑,“别装成一副我打了你们的样子好么?明明说我坏话的是你们,现在这么害怕是闹哪样?”

    那几个女生都要哭了,“我们再也不敢了。”

    时一一冷嗤,“怂包!”

    以前,她还会在意同学们对她的看法,如今,她早就练就金刚不坏之身了,说去呗!不就是羡慕嫉妒么?

    ☆、第 16 章 一起跑步

    下午放学。

    教室里零零散散坐了一小半人,时一一刚收拾好书包准备离开,就被一阵风冲进来的人影给挡住了,不由分说的就是一顿指责,“时一一,你也太阴险了!竟然指使人弄坏我的自行车!”

    时一一抬了抬眼梢,眼神冷冽,“你最好把话说清楚。”

    叶思璇气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我自行车每天停在自行车棚好好的,刚才却被十几辆车压在最下面拿不出来了,幸好旁边有好心的同学帮我搬出来,但已经压坏了,不是你搞的鬼是谁?”

    她带着哭腔的指责立即引来班上不少同学的同情,像她这种家境一般的走读生大部分都是依靠自行车来回,一旦自行车坏了就相当于没了交通工具,回家都是件麻烦的事。

    时一一冷笑,“我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弄坏你的自行车?”

    叶思璇吱唔了一下,很快又有了底气,“除了你不会有其他人!而且,有目击证人亲眼看见了!”

    她语气笃定,像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时一一轻笑出声,“亲眼看见什么?看见我去自行车棚推自行车?”说完之后,她自己都觉得好笑,“说谎前你能过遍脑子么?”

    叶思璇哭得更伤心了,“当然不是你亲自去推的,但你时一一想做点什么事还需要亲自动手?”

    她俩都是美女,一个是美女校霸,一个是美女学霸,自然吸引了所有在场同学的目光,绝大多数人都是站在叶思璇这边的。

    毕竟,时一一是坏学生,坏学生什么事做不出来?

    “我知道了!上次化学实验课你俩吵了几句,肯定是这个原因时一一才会打击报复叶思璇。”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嗓子。

    时一一眼底一片冷意,“我打击报复?”

    “你不就是故意……”叶思璇说了一半陡然停住了,自从那天在茶吧被时一一揭穿厕所门表白事件的真相后,她这几天一直忐忑不安,脑子里总有一根弦绷得紧紧的,刚才看见自己的自行车坏了之后,她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竟然是时一一在报复自己。

    所以,她想也没想的就跑来找她了,不管怎么样,她和时一一比她就是弱势的一方,再加上她喜欢陆时的事情早就人尽皆知了,大家肯定只会相信自己。

    “故意什么?”时一一干脆坐在身后的课桌上,两条大长腿就那样吊着,居高临下的俯视叶思璇。

    叶思璇莫名的感到了一种压迫感,本来准备好的话这会全堵在了喉咙里。

    “叶思璇你也忒不要脸了!明明就是你先诬陷一一厕所门表白的,现在做贼心虚搞这么一出是想博吃瓜群众的同情吧!”付青春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做人怎么如此没有底线?

    这一出反转看得众人惊诧不已,厕所门表白事件竟然还有□□?

    叶思璇的脸有些挂不住了,青白交加,“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全校师生谁不知道时一一喜欢陆时?”

    她故意避重就轻。

    付青春却不给她这个机会,“所以你在厕所听到我和一一的对话后,将计就计将门板上的漫画拍照贴到学校的公告栏上。”

    叶思璇眼底闪过一抹慌乱,死撑着不承认,“我没有!你这是诽谤!”

    旁边有人看不惯叶思璇受欺负,帮她说话,“这才是污蔑吧?时一一追陆时的事谁不知道啊!还用得着叶思璇多此一举的帮她表白?”

    付青春冷笑出声,“可不就是多此一举么!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否则这世上还真没有不透风的墙。”

    叶思璇的一颗心瞬间揪在了一起,她当时也是鬼迷心窍了,一念之差就将她们的对话变成了事实,本来是想借此机会让时一一大出洋相,丢尽脸面的,谁曾想……

    她根本就是个不要脸的!

    时一一唇畔弯起一抹凉意,“本来,我压根就没打算追究这事,还想好好感谢你的。”

    她故意停顿了两秒,毫不意外的看见了叶思璇嘴唇轻颤了两下。

    “但你今天闹这么一出就不大好了,什么目击证人,瞎掰也得有个谱!我时一一要想对付你,用得着耍这些阴招么?你去问问,我整谁不是明目张胆的整。”时一一的语气嚣张。

    叶思璇像看怪物似的看向她,“我……没有瞎掰,真有人说是你干的,我也是太着急了才一时冲动……”

    语气完全没了刚才跑进来质问时的趾高气昂。

    这时,班上不少同学已经陆陆续续回来了,见到这一幕还有些吃惊,尤其叶思璇一脸委屈的眼眶带泪,而时一一则是一副大姐大的样子。

    很明显了……

    “对不起!”

    丢下这句话,叶思璇就跑了出去。

    后进来的同学自动脑补了一出戏:时一一把叶思璇欺负哭了……

    当然,也有听到全部事情经过的同学心里明白其实是叶思璇冤枉了时一一,然后又揪出了她之前设计诬陷时一一的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

    很快,同学们便忘了这茬事,毕竟叶思璇是他们班的美女学霸,平常都是温柔慧智的形象,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再加上她和时一一在化学实验室的争吵在前,谁对谁错谁又说得清?

    ****

    十月中旬,秋高气爽。

    同时也意味着一年一度的秋季运动会马上要来了。

    下课铃一响,体育委员张远便拿着老师委派给他的报名单吆喝起来,“100米短跑谁参加?跳高和铅球有人报名吗?大家都踊跃点啊!每人限报两项,现在高考也有体育特招生的……”

    教室里顿时议论纷纷,不少学生都在纠结自己到底报哪个?报哪两项?

    时一一看着手里的报名单,一眼就看到了陆时的名字,他报了男子800米长跑和男子组4x100的接力赛。

    都是跑步的项目啊!

    “为什么没有男女混合的项目?”

    “拔河不是么?”正在看小说的付青春随口接道。

    “运动会有拔河这项?”

    “……”

    付青春凑过来瞄了一眼,蓦地抬头,“一一你不会要报名吧?”

    时一一转着手里的油性笔,“我这么好的运动天赋不参加岂不是浪费了?”

    然后在女子800米长跑和女子组4x100接力赛这两项后面写上自己的大名,付青春见此,也在女子800米后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时一一忽的打趣道:“我看刘成涛参加的项目是铅球,你真的不考虑陪他一起丢铅球?”

    付青春伸手拧了好友一下,“讨厌!人家是你有女朋友的啦。”

    时一一鼓动道:“那你就更应该多出现在他面前,增加你的存在感嘛!”

    付青春双颊上飞起两瓣嫣红,“再说啦!”

    ……

    下了第二节晚自习,时一一便追上刚下楼梯的陆时,“从今晚开始,我和你一起跑步。”

    陆时语气淡淡的,“不需要。”

    时一一又说:“可我报名了女子800米长跑诶!体育老师不是说了参加跑步项目的同学们从现在开始要勤加练习了吗?你得监督我呀!”

    陆时又气又好笑,“你报名跑步跟我有什么关系?”

    时一一勾起唇角,“所有同学都知道我是为了你报名跑步的,怎么跟你没关系?”

    陆时忽的停下脚步看向面前的女生,她怎么可以把别人都难以启齿的事情说得如此理所当然?

    她是不知道“羞耻”二字为何物吗?

    “石一一,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讨厌你!”

    “我第一次听你叫我的名字诶!真好听!”时一一完全无视他的话,笑得一脸甜蜜,“还有哦!我姓时,时间的时,跟你的名是同一个字呢!咱俩是不是很有缘。”

    她用的是陈述句。

    听到她的话,陆时的心跳差点漏了半拍,她没听到自己说很厌恶她吗?怎么还能一脸灿烂的说出“咱俩是不是很有缘”这样的话?

    她竟然叫时一一,不是“石头”的“石”。

    “姓时的人多得很,岂不是个个跟我有缘?”

    “当然不是!咱俩是特定环境遇到的特定的人,意义不一样!”

    “……”

    陆时发现,他真的不知道该拿时一一怎么办好了,油盐不进,说什么都不生气……

    于是,他只能选择无视和他并肩跑步的某人,戴着耳塞,目不斜视,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跑过一条街道后,陆时右耳的耳塞忽然被扯掉了,他皱眉看向始作俑者,语气不大好,“你干嘛?”

    时一一眨了眨眼睛,“你喜欢听谁的歌?”

    陆时重新塞回耳塞,“跟你没关系。”

    反正他不听那种奇怪歌词和奇怪调调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