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终于撩到你 第60节

    “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偶尔坏点不是更有情趣?”

    这是顾世城跟他说的,他觉得有点道理,在别人面前已经一本正经,但在老婆面前,应该呈现出来的是不同的一面。

    “哼……”

    *****

    翌日上午。

    民政局门口。

    时一一揉着惺忪的睡眼,瞪了一眼旁边的男人,“都怪你啦!要是早点来就不用排这么久的队了。”

    陆时搂着准娇妻安慰道:“我很喜欢这样排着队独处的时光,就当是偷得浮生半日闲了。”

    时一一没再搭理他,而是拿出手机刷微博。

    经过昨晚,她已经被人艾特了几十万次,都嚷着要看她被求婚的后续事宜,似乎网友们比她还关心自己的终身大事。

    “微博沦陷了?”

    “还不是因为你。”

    “待会结婚证到手,直接po图,这样大家应该满意了。”

    “你……这么做真的没事?”

    时一一有些担心的问道,陆时和她不一样,她虽然也有爸爸,但她的户口是跟她妈妈在一起的,自从妈妈离开后,她的户口本就在自己这里,所以她想做什么谁都拦不住。可陆时他的户口本是偷偷从家里拿出来的,这要是被他妈知道,岂不闹翻天?

    陆时声线温柔,“我妈她就是思想有些顽固,一时间拧不过弯来,我相信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发现你的好,喜欢上你的。”

    时一一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陆时妈妈是典型的女强人,每次见到自己都是一副恨得牙痒痒的样子,指望她喜欢上自己估计太阳得打西边出来。

    陆时也知道这是安抚性的话,但目前也只有这样了,母亲不喜欢一一,他们就尽量少回去,他相信时间会慢慢淡忘一切的,母亲只是对一一高中那会的记忆太过深刻了,以至于一直存在偏见。

    ……

    中午吃饭,丁文姗点开微博就看到陆时和时一一手牵手拿着结婚证的照片上了热搜,她右手捏着的筷子“嘭”的一下掉在了地上。

    母亲朱爱月见她的样子不由得问道:“姗姗,你怎么呢?”

    丁文姗嘴唇在抖,她做梦都没想到陆时竟然先斩后奏,他居然背着张阿姨和那个女人结婚了?

    她“噌”的一下起身,“妈,我出去一下。”

    朱爱月连忙拉住女儿,“你又去找你张阿姨?我看你这孩子是魔怔了!你天天跟张长慧混在一块有什么用?她再喜欢你能代替她儿子娶你?”

    丁文姗两只手紧紧的抠在一起,声音有些哽咽,“妈,我爱阿时,他是我这辈子唯一喜欢过的人,我喜欢了他整整十年!我一定要嫁给他!”

    说完,她便急匆匆的往门外走。

    朱爱月冲过去就给了她一巴掌,清脆的响声在偌大的客厅里回荡,母女俩似乎都有些愣住了。

    还是丁文姗率先反应过来,不敢置信的捂着火辣辣的半边脸,“妈,你打我干嘛?”

    朱爱月无比痛心的说道:“打醒你!妈妈知道你喜欢了陆时十年,可他不喜欢你啊!他妈妈再怎么喜欢你有什么用?能代表他的心意吗?我看张长慧也是着了魔!管不了自己儿子就天天给你灌迷魂汤,她就是占有欲太强,巴不得儿子一辈子对她言听计从,然后找一个像你这样门当户对又听话的儿媳妇!说来说去就是自私!你再看看你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好好的工作也不干了,成天围绕着男人转,患得患失的像个深闺怨妇!你还是我的女儿姗姗吗!”

    她字字句句饱含情感,就是想要彻底骂醒女儿。女儿这么多年为了陆时付出多少她是看在眼里的,可陆时就是个没良心的,他根本就看不到女儿的好,一心都扑在其他女人身上。

    再这么下去,她的宝贝女儿就毁了!

    丁文姗怔怔的呆在原地,“妈!您也觉得我有错?难道付出真心爱一个人有错吗?”

    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朱爱月心疼的走过去将女儿搂在怀里,“姗姗,爱一个人没有错,错就错在你不该执迷于一个不爱你的男人!妈妈是过来人,深知夫妻感情的重要性,如果那个男人不爱你,就算你如愿以偿的嫁给他了,以后漫长的几十年你要怎么过?”

    丁文姗还是无法放下执念,“妈,感情不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吗?”

    朱爱月气道:“培养个屁!那都是害死人的理论!如果所有的感情都可以用慢慢培养来定义,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夫妻离婚?结婚不是过家家!一定要找一个真正对你好爱你疼你知冷知热的男人才行,不然……以后妈妈的生活就是你的老路。”

    丁文姗惊悚万分的看向妈妈,“妈,你在说什么呢?你和我爸不是挺相爱的吗?”

    说到这里,朱爱月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姗姗,那都是假象,你爸早就在外面有女人了,我们之所以不离婚也是因为你,怕你受不了,怕你受伤。可现在,我觉得我必须要告诉你,让你知道真相远比蒙在鼓里要好。”

    由于过度震惊,丁文姗呆呆的坐在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还一直以为父母是自己的榜样,相亲相爱这么多年,没想到……

    ……

    张长慧接到丁文姗电话后气得直接瘫倒在地,什么?她从小乖巧听话的儿子竟然背着自己和那个贱女人领结婚证了?

    这么大的事情都不跟自己商量?

    那个狐狸精究竟给阿时吃了什么迷魂药?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文姗居然说她准备放弃了,张长慧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文姗,你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你不是说要非阿时不嫁吗?难道只是骗阿姨的?”

    听到她的话,丁文姗更加相信妈妈的话了,张阿姨考虑的只是她自己能跟她这个儿媳妇和睦相处,却从来没有站在她的角度出发,问过一句她幸不幸福……

    真正为自己幸福考虑的,从来只有自己的妈妈。

    “张阿姨,谢谢你对我的厚爱,就算我真的嫁给陆时,也不会幸福。更何况他现在已经和时一一领证结婚了,我再不识趣的插入就是人人喊打的第三者了。”

    挂断电话,丁文姗忽然觉得浑身一轻,从前困扰自己的问题全部迎刃而解了,原来放下之后人就解脱了,之前的她就是个傻子,明明有康庄大道不走,非要戴个枷锁在身上。

    “妈,我想出国。”

    “好,你想去哪妈妈都赞成!”

    “那咱们母女俩一块去旅行吧!”

    “嗯!”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大结局哈~再次感谢一路支持繁星的小仙女们,愿大家心想事成,越来越漂亮~~mua~

    ps:关于丁文姗,也是希望让她这个人物更加饱满的结束,有时候人的执念过重真的会蒙蔽一些事实,大部分父母都是真正疼爱子女,并希望他们幸福的。这篇文里有好几种父母,也算是社会常态吧。

    ☆、第 60 章 惊 喜(正文完)

    12月27日。

    一大早天刚蒙蒙亮, 时一一就被自己定的闹钟给吵醒了, 她伸手去摸闹钟, 结果却摸到肌理分明的健硕肌肉。

    “宝贝,摸得还满意吗?”陆时暗哑的声音里满是调戏。

    “谁摸你啦!人家找闹钟。”

    “闹钟在那边。”

    “……”

    时一一看了一眼时间:5点40,她和春儿约好的是六点半在婚纱店见面, 该起来了。

    陆时见她起身不由得拉住她,“还早,再睡会。”

    时一一摇头,“我答应春儿要去陪她的, 结婚是女人这辈子最重要的时刻,我怎么能让她一大早就心情不愉快呢?”

    陆时看着她, “那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婚礼?”

    时一一想了想, 决定将问题抛向他, “我喜欢你给的惊喜。”

    陆时:“……”

    看来婚礼地点和方案要好好筹划了。

    ……

    8点15分。

    时一一陪着付青春坐在她自己家的小床上聊天, 另外两个伴娘是她娘家那边的堂妹和表妹,这会正在网上查一些整蛊新郎的方法。

    “一一,陆时他妈妈还是那样啊?”

    “嗯。”

    上次他们领证, 陆时他妈妈直接跑到他们住的房子来了, 闹得很不愉快, 他妈更是坚决表示不认自己这个儿媳妇,而陆时的态度也很明确:他这一辈子就非自己不可了。

    说不感动是假的,可一想到因为自己他和他妈妈闹成这样,她心里挺不舒服的。

    付青春看出她的心思,握住她的手, “别太担心了,陆时他是个有主见的人,我相信他会处理好的。再说了,你俩证都领了,他妈迟早也要接受这个事实,说不定明年关系就能改善了。”

    时一一望天,她可不敢作那种奢望。

    正聊着,外面响起了鞭炮声,门外守着的两小姑娘一跃而起,“肯定是姐夫来了!”

    付青春也够起脑袋往窗外看,虽然刘成涛的西装是自己陪他一起去买的,可她还是很想看看他今天帅气的样子。

    时一一也起身看向窗外的楼下,真热闹啊!她和陆时的婚礼是不可能有这么热闹的,她和他的家庭……都很特殊。

    她还是倾向于简单一些的婚礼,到时候就请外婆和舅舅一家,然后一些关系好的朋友。

    刘成涛上来的时候,被付青春的两个妹妹狠狠为难了一把,又是让他唱情歌表白又是让他念什么保证书,最后从门缝里塞了几个红包进来才得以开门。

    时一一看到了站在刘成涛身后穿着伴郎服的陆时,英俊帅气,勾走了现场不少女生的目光,她忽然有些吃醋了。

    原来,她已经这么在乎他了。

    ……

    女方这边闹完之后,便接着一块去了男方定的酒店,不知道是主持人太会渲染气氛,还是现场的音乐和情景导致,听到那么烂俗的表白,时一一竟然落泪了,完全控制不住的那种,“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陆时有些慌了,“怎么呢?”

    时一一擦了擦眼泪,“好感动。”

    陆时皱眉想道:一一竟然喜欢这种表白?

    *****

    两天后。

    陆时和时一一乘飞机直达敦煌,出了敦煌机场,就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热气,干热干热的那种。

    冬季的敦煌没有夏季那么闷热,但却比夏季还要干燥。最明显的就是皮肤紧绷,需要比平时多擦一层保湿霜。

    “我们是不是太冲动了?”

    时一一裹着羽绒服,有些后悔选择这个季节来了,还没到晚上就冷得人直哆嗦,呆在有暖气的酒店里完全不想出来。

    陆时倒没觉得有什么,“没事,就当来体验生活了。明年你要是还想来,我们再来一次,体验不同季节的鸣沙山和月牙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