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镜中妖 第1节

    本书由 笑嫣然 整理 小说下载尽在www.haitangshuwu().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镜中妖》

    作者:一枚铜钱

    ================

    ☆、第1章 空棺(一)

    第一卷  空棺

    第一章

    春夜,子时,雷声震天,大雨磅礴。

    微弱的灯笼火光在雨帘中折射出万千光点,一行人埋头前行,肩上或扛着铁锹,或拿着铲子,闷声走在泥泞林中。

    行了半个时辰的路,淤泥沾鞋,鞋子重了足有半斤,导致众人的步伐更是缓慢,像孤魂夜行。

    “到了。”

    走在前面的村长突然开口,打破了这半个时辰以来的沉寂。他伸手将灯笼外探,火光刚探到他要找的地方,手就不由一抖。

    眼前是一座孤坟,坟上堆积的泥土已经被水冲刷走了大半,石碑上没有碑文,不知墓中人的姓名和身份。忽然有两个男女扑了过来,也不顾地上泥水,哭道:“茵茵,茵茵……我的女儿……”

    众人纷纷叹气。

    村长也叹道:“挖吧,至少得把骨头给挖回去。”

    拿着铁锹的村民迟疑问道:“才埋了三天,真变成一具白骨了?万一……”

    万一里头的人没变成白骨,现在开棺,只怕死状凄惨,要直接把茵子爹娘哭疯过去。

    “那妖怪说当日来食,三日后让我们开棺取骨,就算我们不想开,也得开,否则妖怪再找上我们怎么办……”

    村长低声说着,可还是让茵子爹娘听见,两人从泥泞中抬起头来,痛声道:“村长,茵茵是为了救村里人才死的,如果不是茵茵愿意把自己当做祭祀品送给妖怪,那妖怪就要吃了我们整个村的人。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村长也觉良心受谴,摆手说道:“不说这些了,先把茵子带回家吧。”

    茵子爹娘一听,也没有办法,女儿自小就善良,与人为善。他们村世代以狩猎为生,兽类见了他们都如仇敌,惟独对茵子,从无恶意,甚至和她玩闹。

    村里人都说她是仙人转世。

    但突然有一日,村里来了个妖怪,说要茵子做食物,若她不从,就杀尽村人。

    茵子为了村人,答应做祭祀品,于是便活生生地被村人封入棺木中,葬到了妖怪指定的地方。

    一晃三日,到了妖怪让他们过来挖出白骨的日子。

    既是挖白骨,那里面的肉身,肯定都被啃食了。村长想到棺木里一会就要出现一具白森森的骨架子,既觉害怕,又觉难过。

    铁器掘地,将坟堆一抔一抔铲平,一抔一抔铲开个坑。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铁铲和地上石子碰撞出沉闷声响,没入大雨中。越是临近棺木的深度,众人的动作就越沉重。

    “咚。”

    铁器叩在木头上,在棺木上咬出一道牙痕。掘到棺材的村人吓了一跳,立刻收手,连声念了“对不起”,有些慌张地看向村长。

    村长拧眉,沉声:“挖!”

    茵子爹娘又一次哭了起来,不忍再看。

    当日一个活生生的人被封入棺内,是多么绝望和痛苦。

    女儿啊……

    深埋地底的木棺在七八人的挖掘下,很快就露出地表。大雨不断滚落,冲刷着上面沾染的泥泞,在灯笼的映照下,露着红色幽光,在夜里看来,更加瘆人可怕。

    “开棺。”

    村人将那铆钉一个一个撬走,足足二十八枚铆钉,每颗都有三寸之长,活人要想里面爬出来,绝无可能。

    铆钉全部撤去,八人扶住棺材盖子,一齐用力往旁边挪。

    “吱呀。”

    盖子声音微动,茵子娘已经在丈夫怀中痛哭,不敢往那看。

    “吱呀。”

    盖子一点一点被挪开,村长紧握拳头,做好了给茵茵道歉的准备。

    “吱呀。”

    盖子完全被推开了,一道震天响雷轰然落在山头,在天地间拍出巨大声响,似炸裂山林,炸裂了村民的心。

    他们愕然,在同时一闪而过的闪电照耀下,清楚地看见,那棺木里竟然空无一人!

    没有茵子,也没有该有的白骨,像是从一开始,他们埋下的就是一副空棺。

    村长错愕,惊得跌坐在地:“这、这……”

    茵子爹娘一见棺木里空空荡荡,也怔住了:“茵子呢,我家茵茵呢?”

    在场的人都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茵子去了哪里。

    难道妖怪把人全吃了,连骨头都不剩?

    雨水从高空拍落在密林上,豆大的雨珠打在众人的蓑衣上,落入空棺之中,没有人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突然暗林中传来一阵姑娘的歌声,断断续续,幽幽似鬼魅,听得众人心头高悬,寒毛竖起。

    歌声低迷轻缓,混在嘈杂雨声中,让人听不太清楚。

    只是这歌……唱得实在有些难听,难听到连村民都觉得并不怎么恐怖,反而想堵上耳朵,直到看见一团红火焰漂游空中,正往他们这个方向走来,他们才惊惧起来,紧握手中铁器,紧盯前面。

    火焰在雨中忽上忽下,时而还在转圈,像是活物。

    村民睁大眼睛盯着,手已经在发抖,然而难听的歌声多少安抚了他们的心——一般妖怪唱歌都很好听,这个如此难听,未必是妖怪。

    声音越来越近,火球也越来越近,两者距离约莫还有三丈时,那团火就停了下来。村民透过雨帘细看,那游动的火球形似老鼠,但又跟老鼠不同。透着一身红光的它将来者周身照得明亮——有脑袋,有手,有脚,没有尾巴,是个人,还是个很漂亮的姑娘。

    而她还在唱歌。

    唱得不是一般的难听,听得众人心思复杂,一脸的难以言喻。

    这姑娘看着也不过十六七岁,身材纤细,穿着浅蓝的对襟长袖,交领齐腰的杏色襦裙,腰间挂着一只长笛。

    火光将她整张脸都映得如红花,她笑了笑,像邻家的小姑娘,她看着满脸警戒的村民说道:“我叫西风,是个捉妖师,你给我钱,我给你捉妖。”

    &&&&&

    “高高白云飘,悠悠鸟儿跑,找呀找虫子,一条、两条、三条……”

    “别唱了!难听!”

    小火大声抗议,不许她再唱。西风看了它一眼,扯着嗓子唱得更大声:“高高白云飘,悠悠鸟儿跑,找呀找虫子,一条、两条、三条……”

    小火翻了个白眼,将大耳朵一折,堵住了这鬼哭狼嚎:“妖怪都要被你吓跑了。”

    “吓跑了更好啊,那就能顺利救出茵子姑娘了。”西风晃着手里的木簪,伸到它的鼻子下面,“再闻闻,人是不是在这附近。”

    蹲在她肩头上的小火嗅了嗅,说道:“在,活蹦乱跳的。”

    “还活着吗?”

    活蹦乱跳的不但可以是人,还可以是鬼,她就看过跳得特别好看的女鬼。

    小火不客气地答道:“不知道。”

    “小火,要你何用。”

    “没有我,谁来听你唱歌,别人敢吗?”

    好像言之有理,西风不再挤兑它,她叹道:“买卖不大,不过好歹能解决三餐温饱。最近妖怪都不怎么出来,穷啊……”

    她数了数手里仅剩的几枚铜板,只够买一个馒头,别人都说穷得叮当响,她很快连能碰出叮当响的铜板都没了。

    “穷啊……”她深深感叹着,把铜板小心地收回兜里,再向山中走了十几步,就到了一处断崖前。她抬头往上面看,高不见头,似乎悬崖直冲穹顶,没入云端之中。

    西风抓住肩上小火,直接朝上面抛去。

    “呼——”

    不过巴掌大小的红色火团在半空中瞬间炸成一团如马之大的红球,西风一跃而上,小火沿着悬崖急驰而上,逆风疾行,越过壁上巨石树木,如履平地。远远看去,似火球直扑山顶,速度快如疾风。

    几乎没用半刻,小火已经载着西风登上山巅。

    狂风一停,西风就摸出兜里的小镜子理顺被风吹得像鸡窝的头发,这才跳了下来,招招手,小火又化作一只红色小球,蹲在她的肩头上。它探头嗅了嗅空气,说道:“前面估计有个黑沼泽,否则尸骨味不可能这么重,西风,恭喜你,你可以抓到肥得流油的妖兽了,吃两口可顶饱了。”

    西风干笑两声:“你们妖怪的肉一点都不好吃。”

    小火愕然:“……你吃过?”

    西风朝它咧嘴,露出两排亮晶晶的牙,还伸手叩了叩,叩声清脆吓人。小火决定以后再也不说她唱歌难听!

    常年不见日光又多水的地方最容易滋生邪祟,沼泽便是最好生养妖怪的地方。树林里面的沼泽完全照不见一点日光,这种地方,便被称之为黑沼泽。

    西风还没完全走进树林,已经听见林中怪兽发出的危险吼叫声。她取下腰间长笛,反手一晃,木制的长笛变成一柄宝剑,寒光锋利,可切铁破金。

    宝剑一出,强大的剑气压制了过半的兽类,察觉到危险的兽类渐渐隐藏起声音,唯有一些凶兽,仍在嘶吼。

    “走,小火。”

    西风一声“走”字脱口,人便如离弦利箭,刺入沼泽之中。浓郁的瘴气模糊了凡人的视野,西风闭眼凝神,侧耳细听。一股黑气直袭而来,西风侧身躲闪,一剑挥出,在刹那间将黑气斩成两段。

    巨兽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剑气斩杀。小火伸出小短手将那团黑气抓住,迅速塞进嘴里,美滋滋地吞下了肚子。

    西风一路持剑斩击,所到之处,妖尸遍地。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啦,喜欢的话就收藏一发吧,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