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镜中妖 第6节

    “吃了会怎么样?”

    青渊也不知道,西风讨好地说道:“那就吃一点吧。”

    青渊问道:“吃了会怎么样?”

    “……”西风的曲线讨好路线完全不行,还被盗台词了。她扯了扯笑,耐心道,“不怎么样,那我吃。”

    省了一个包子钱,她怄气什么,该开心才对。

    一会小二拿了两个包子过来,那包子白白胖胖,像一团软玉,又似云朵。

    青渊伸手戳了戳,软软的,热乎乎的,跟云不一样。

    西风忍着把他丢到大街上自生自灭的冲动,将包子推到他面前:“尝尝吧。”

    青渊拿着包子看了很久,才咬了一口。

    西风殷切地看着他,人间美食无数,先从包子下手,俘获他的胃,多少能找到一个跟他谈判的筹码——不听我的话我就不带你吃好吃的。

    青渊咬了一口然后默默放下:“难吃。”

    “……”啪擦,计划失败。

    西风已经懒得跟他套近乎了,直接问道:“青龙大人,你能不能把茵子姑娘的灵魄还给我。”

    “灵魄?”青渊说道,“我没有留谁的灵魄。”

    答案出乎意料,西风一愣:“昨天作为解除咒印钥匙的那个姑娘,你还记不记得?”

    青渊想起那穿得跟朵红花花似的姑娘,说道:“记得。”

    “你没有留住她的灵魄?”

    “没有。”

    西风知道他没有隐瞒的必要,可是茵子的确是丢了灵魄,按照当时的情况,为解封印妖力受损的黑妖不可能还有余力拿走她的灵魄,也毫无作用。但村长和村民总不可能合伙骗她,她蹙眉沉思。

    看来她得立刻回一趟那诡异的八善村了。

    “这里的人……”青渊缓慢地看了一眼周围的人,说道,“竟然会一直笑。”

    跟他当初所在的两界,完全不同。

    神魔会笑,可不似他们,笑得明朗干净。

    青渊有点喜欢这里,虽然东西很难吃,还要用两条腿走路。

    他又看向满脸泥巴的少女,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难吃的包子在她嘴里变得特别香甜。

    西风察觉到他在看自己,已经完全没有要非礼他的心思的西风盯着他问道:“你看着我做什么?”

    “听你的火鼠说,你唱歌很难听,难听到耳朵会坏。”他认真道,“我想听。”

    小火:“……”

    西风:“……”

    她前世又不是混世大魔王,为什么老天爷要派这么个妖怪折磨她?

    为、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咦,我做错了什么?

    吃瓜群众(惊恐摆手):不不不,老大你什么都没做错。

    ☆、第6章 空棺(六)

    第六章

    西风喜欢唱歌,但今天在她的唱歌史上出现了两个第一——第一次有人说想听她唱歌;她第一次不想唱歌。

    她哼哼两声:“嗓子疼,不唱。”

    “哦。”

    青渊又去拿包子,虽然难吃,但或许只是不习惯。西风眼睁睁看着他面无表情犹如啃木头地吃着包子,痛心不已。

    浪费可耻啊。

    她起身说道:“你在这等我,我去找个澡堂洗洗。”

    她朝小火挤眉弄眼示意它走,小火明了,刚动了动小短腿,就被一只手捏住了耳朵。

    “人质。”

    “……”西风遗憾地朝可怜巴巴的小火摇了摇头,历史总是这样惊人的相似。

    小火再一次眼睁睁看着她溜走,走了好一会它才跳了起来:“她没有给包子钱!西风你这个混蛋!”

    青渊不知钱为何物,起身就要走。那小二一见这仗势是要吃霸王餐啊,哼唧两声跳了过去,说道:“公子,你还没给钱。”

    “钱?”

    小二见他穿得人模人样,可还来拖欠他这小茶馆的钱,定是个小白脸,他暴躁了:“不给钱就给我扫一天的地抵偿!”

    “哦。”青渊说道,“那扫地吧。”

    小火:“……”不对……老大,你可是超级大妖怪啊,不对,是堂堂龙神,你就这么轻易地给人家扫地?

    尊严呢?

    青渊看着手里的扫帚,盯了半天。这好像……跟他的认知不一样。九霄上的小仙女扫地,不就是挥一挥水袖,跳个好看的舞,卷起一阵阵狂风,就……完事了吗?

    这是什么玩意?

    他诚恳地问小二:“要怎么扫?需要我跳舞吗?”

    “……”

    &&&&&

    从澡堂出来的西风一身清爽,只觉人都漂亮多了。她舒爽地伸了个懒腰,拿上她的长笛回八善村。

    身边没有青龙缠问,也没有小火念叨,西风这才能集中思绪理理这件事。

    且从她那天半夜途经树林碰见八善村的人说起,再去妖界树林救茵子回来,到后来她假冒祭品去诱惑妖怪。

    既然狗妖要吃茵子,为什么没有按照约定的时间来?

    而且开口就要她滚出八善村?

    奇了怪了,这里的妖怪也奇怪得很。

    凉风飕飕,阴风阵阵,从林中叶子中穿插拂过,拍出细碎杂乱的声响。

    西风顿下步子,往前后左右都看了看,竟然没看出这阴风来源。想到那扭来扭去的蛇妖,她猛地往脚下查看,也没瞧见有什么妖兽。

    难道这树林本来就是这么阴森森的?

    西风沉思片刻,灵光闪过,急忙抬头看,这一看就知道阴风是从何而来了。

    这林中半空中竟漂浮着数十口棺材,黑压压地盖顶,每口棺材都是沉沉黑木,浮游空中,散着幽森戾气。

    它们似有人在操控,在西风头顶上时而转圈,时而交错急蹿。

    阴森诡异,却不见妖魔,也不见鬼怪。

    “滚出去。”

    “滚出去。”

    空棺开口,更添几分诡异,听得西风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是宁可再看见一只大妖龙,也不要见到一条装神弄鬼的小蚯蚓。世上往往是看不见的、未知的东西最可怕,看得见的,反而不那样惊惧。

    “滚出去。”

    “滚出去。”

    西风问道:“从哪儿滚出去?”

    “从八善村滚出去。”

    “哼。”西风冷哼,“又是狗妖蛇妖的朋友?行。”

    她反手朝上,将收服狗蛇两妖的妖球握在手中。林中氛围忽然有了微妙变化,西风察觉出这变化的气氛,眸光一冷,用力一握,狗蛇两妖顿时痛叫,空棺陡然怒喝:“住手。”

    “哟呵,原来还真是他们的朋友,这就好说话了。”西风又微微一握妖球,握得球中的妖怪都快被拧断了骨头,“人质。”

    学以致用,她果然是个天才。

    空棺不再怒喝,甚至连气场都弱了。

    西风笑了笑:“看来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说吧,你们为什么要我滚出八善村,是不是怕我在,你们就没有办法抓走茵子做食物?可从狗妖蛇妖身上沾的泥土气来瞧,是自小就在这片土地上长大的,没有理由现在才发现茵子的存在。”

    她说得越多,就发现妖物越是沉默。

    看来她的猜测,都是对的。

    还有一点——这些妖物比想象中要单纯。

    虽然黑漆漆的棺材挺吓人的。

    “所以……做祭品是假,另有目的才是真的。”西风本来用加个猜测用的“吧”,但最后掐掉了。

    果然,空气中更加沉默,妖力也更弱了。

    她完全有理由相信茵子跟这些妖兽是认识的,村里人不是说,虽然八善村的人都以狩猎为生,但是茵子天生就跟兽类亲近,兽类也喜欢她。

    妖兽也是兽,那喜欢茵子也正常。

    喜欢茵子的妖兽,又怎么会指名让茵子做祭品。

    而今茵子假装丢失魂魄,又是为了什么?

    西风没有化出长剑,林中妖物的戾气,渐渐消失了,似无心与她打斗。

    “把狗妖和蛇妖交出来,你也要答应我,离开这里,我就放你走。”

    “你总该跟我说个理由,否则我没法说服自己离开,毕竟……我是一个正直的捉妖师啊。”

    ——更何况小钱钱还没领到手,她怎么可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