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镜中妖 第7节

    “你不会懂的,毕竟……你只是一个捉妖师。”

    西风一挑长眉,将妖球堙没掌中:“那就只有将你揍出原形,才能让你说出真相了。”

    说完,西风的脚尖往地上轻轻一点,人已如风逆天跃起。那杂乱的空棺见她来袭,也直接朝她撞去。

    那些棺材板子在空中还不觉得大,逼近西风后,她才觉得棺木实在很大,而且是实打实的木头,一掌轰去,那棺材顿时碎成木渣,西风的手也狠狠地震了震,震得手指抽抽。

    她倒吸一口冷气,不再硬碰硬,脚下一点,点在那飘游的棺木上,一层一层往上跳起。

    她料想那妖物就在最上面指挥这些邪祟,但她跳到最上面,却没感觉到妖怪的气息,她心中一阵困惑。

    棺木似乎也察觉到了她的用意,笔直朝上将她围了个水泄不通,一齐朝内,要将她挤成肉泥。

    西风立身旋转,速度之快如西风临世,将数十口棺木都吸入这卷起的风阵中。

    原本只有一个声音的棺木,此时陆续发出惊慌声响,但都在风眼之中,无法脱身。

    西风猛然停下,喝声:“裂!”

    “砰砰砰。”

    数十棺木一瞬间轰然炸裂,一只只百灵鸟妖从棺木中被炸了出来。

    西风以为是有什么大妖怪控制了棺木,谁想竟是一只只鸟妖托着棺木再进行操控。而方才跟她说话的声音并不是从棺木而来,的确是躲在了附近。

    但她竟然没有找到,这就很迷了。

    难道对方已经强大到连她都感应不到了?可既然有这么厉害的大妖怪在,为什么还要派这些小喽啰来装神弄鬼想吓走她?

    她一跃而起,如风穿行,将那一只只鸟妖收入妖球中,收了满满一袋的妖球,都要没法用咒术封在掌中了。

    西风甩了甩一袋子的鸟兽,朝她无法寻得的幕后操纵人说道:“你出不出来,不出来我就拿着它们去八善村领赏钱了。”

    空气中无人应答,也闻不到一点妖气了。

    西风挪了挪腿,依然没人来阻拦,她将袋子往背后一甩,朝八善村走。

    “高高白云飘,悠悠鸟儿跑,找呀找虫子,一条、两条、三条……”

    七上八下毁天灭地的音调直接传到了林子外面。

    青渊顿下脚步,长目远投,问正捂着耳朵的火鼠:“你有没有听见……咯吱咯吱咯吱,像刀子刮过冰面的声音?”

    “……真的挺像的,对吧。”

    青渊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伸手接住那滴落的春雨,在指肚上轻轻磨了磨,说道:“可是现在怎么会有冰,这么暖和……”

    捂着耳朵的小火暗暗哼唧唧——这不是什么冰刀刮冰,是那西风小妹在唱歌呀。

    青渊竖起耳朵认认真真地听着那渐渐远离的声音,到最后也没有猜出来这噪音是从何所来,人间真是个神奇的地方,连噪音都这样奇特。

    “别听了,走快几步,你就能看见西风了,否则又让她跑了。”

    想丢下它做人质,自己去逍遥快活,它不会让她的阴谋得逞的,哼!

    青渊肃色:“那我们走快两步。”

    小火欢喜点头,几乎是刹那,青渊化作光束,抓着它朝天冲去。速度之快,让它觉得满身红色毛发似乎要丢失在风中,因太过快速而被风刮得浑身刺痛。

    救命啊……人质要死啦……

    &&&&&

    正开心地哼着歌儿的西风拎着一袋子鸟妖往八善村走,眼见就要走到村口,突然一束青光从天而降,在她面前轰然炸开。惊得她呆若木鸡,手也一松,那鸟妖哗啦啦全从袋口涌出,啪啪啪地扇着翅膀夺命而逃。

    瞬间漫天羽毛飘飞,如雪花飘散。

    沾了一脸羽毛的西风拎着个空袋子目瞪口呆地看着站在面前,拿着一只破扫把瞧她的青衣男子,喷了一口气,满嘴羽毛飘飞。

    她到底……造过什么孽啊……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咦,又发生了什么事?

    吃瓜群众:没有!都是女主的错!

    ☆、第7章 空棺(七)

    第七章

    妖鸟飞天,不过片刻就不见了踪影,只有羽毛飘飞。

    西风紧紧拽着袋子,深深吸气,重重吐气,吸气、吐气,重复了七八回,忽然有手轻落,将沾在她面颊上的一根细绒拿开。

    青渊轻轻掸手,绒毛飘入空中,一会又神奇地落回西风的脑袋上。青渊眨巴了下眼,又去取那绒毛。

    如果不是西风打不过他,她真的很想揍他一顿。

    西风抓住他的手,咬牙道:“青龙大人,你来这里做什么?”

    小火插话道:“因为你这坑货没给包子钱,店家放狗追我们,只能跑。”

    西风瞪眼:“你们两个一大一小的妖怪还怕狗?”

    “可我们是讲道理的妖怪。”

    “笨蛋!”西风吼了一声,瞥见青龙正看着自己,她讪笑两声,晃了晃他的手说道,“我没有在骂你。”

    小火一个激灵,变天啦,它的主人竟然会撒娇啦,吓死人啦。

    青渊下意识看了看她的手,这次没有泥,手并不算白,但暖暖的,在习习凉风中,显得格外暖和。

    他反手握住她的手,吓得西风以为他要揍自己,可一会她就发现了不对。

    青渊没有揍她,还在摸她的小手。

    西风扯了扯嘴角,想抽回来,没成功。

    现在这条龙已经在数她的手指头了。

    西风继续咬牙,保持微笑:“青龙大人,你在做什么?”

    “为什么,你的手,会这么暖。”

    西风顿时同情他,啧,可怜的龙,她早就听说神魔都是没有温度的,他把自己封印了十万年,不知道世间多了人界,凡人再怎么脆弱,可有一点比神魔都要好。

    有人情味。

    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那条龙还在数她的手指,好像她是千手观音,他要数上一天。西风眯眼瞧他,阴森森地垫脚在他耳边吹气:“我刚才抓了一群的鸟,没有洗手哦。”

    青渊微顿,缓缓松开她的手,随后认认真真地在她的衣服上抹了抹,擦了擦。

    “……”这招明明是她想出来的好法子,可心里怎么就是不痛快?

    西风面无表情习以为常地看着他做完这件事,她本来想再吓唬吓唬他等会要去的地方很脏很乱,可转念一想,刚才连她都无法察觉到的妖怪,那只怕是只超级大妖怪,独自一个人去实在危险。

    有青龙在,就算总能将她气得咬牙,可好歹逆天的妖力在那。

    她扭捏道:“青龙哥哥,你陪我去个地方好不好呀?”

    小火又打了个哆嗦,变天啦,变天啦!

    &&&&&

    午后的八善村跟往常并没有什么不一样,还未到夜里,但以狩猎为生的八善村村民大部分都上山去狩猎了,西风进了村落,村长不在,大婶拿了凳子给他们坐,问道:“茵子那事怎么样了?”

    西风说道:“大婶放心,等会见到茵子一切都能解决。”

    大婶宽慰道:“这就好,茵子是个好姑娘,就是有点不懂事。”

    “不懂事?”

    “她打小就跟其他孩子不同,喜欢跟那些野兽亲近,那些虽然都是畜生,可也不会害茵子,奇怪得很。”大婶边唠嗑边挑拣着豆子说道,“每回茵子瞧见我们打猎回来,总要跟我们说不要再打猎不要再打猎,可是我们世代都是猎户,不打猎,吃什么?”

    西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大婶,我想问问,在那突然冒出来要茵子做祭品的妖怪之前,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

    “村里头的?”

    大婶想了想,摇头。她一摇头,旁边的妇人就凑过来说道:“有啊,就在妖怪出现的前一天,有蝗虫过境,有蟾蜍上岸。蝗虫呀,把天都遮住了,密密麻麻的,可竟然没吃我们的庄稼。还有那蟾蜍,铺了满地的,一个劲地跳,吓死个人。”

    西风意外道:“这看起来像是在逃命。”

    “对对对,然后第二天就有妖怪过来要祭品,我们想,那一定是妖怪给我们的下马威。”

    青渊问道:“下马威是什么?”

    小火解释道:“就是先给你点颜色看看。”

    “哦。”

    西风又问:“那那天茵子在做什么?”

    “谁知道那孩子呀,她整天往树林里跑,一待就是大半天。好在我们民风开化,又知道她是个好姑娘,否则非得以为她在树林里有情郎,做见不得人的事。”

    青渊又问:“什么是见不得人的事?”

    小火解释道:“就是那种那种。”

    “什么是那种那种?”

    “就是……”

    西风握紧拳头,咬牙切齿道:“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插、话?”

    蹲在青渊肩头上的小火一听,挺直了小腰板瞧她——来啊,来打我呀。

    它还没得意完,就见西风一巴掌拍过来。

    “啪叽。”

    把毛团拍上半空心情总算好了点的西风淡定地拍拍青渊的肩头,笑吟吟道:“有虫子。”

    大婶看得心慌:“你就这么对你的小跟班?就算再怎么小,也是妖怪啊。”

    “不碍事。”西风看看天色,说道,“我先去一趟茵茵姑娘的家吧。”

    八善村并不大,约莫有一百多户人家,西风不是个路痴,走过一遍就知道怎么去茵子家。

    山村傍山而建,四面环山,除了去小镇的那条路,其余三面,翻过山,仍旧是山。

    所以这里的村民以狩猎为生,实在是太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