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镜中妖 第9节

    虎妖怔愣之际,便被重重扇飞,巨大的身躯冲向山林,一直撞断数十根大树,才停了下来。它只觉浑身骨头都要碎了,躺在地上刹那就变成了一只小老虎,浑身都是血。

    西风讶异青渊的灵力之强,虎妖的妖力虽然没到了要她跪倒的地步,但比划几剑还是要的。

    但现在,青渊只是挥一挥破扫把,就把虎妖轰得只剩半条命。

    ……她要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带着小火逃走才行。

    她上前要去收虎妖的精魄,人还在半道,就停住了。

    因为这山中的妖气,更加浓郁。

    随后走出几只狐狸,站在了虎妖面前,像是在守护它。不过片刻,又有野猪出现,同样是站在了虎妖面前。

    一只只野兽从密林中走了出来,狐狸野猪,猴子狼,狗狗猫猫,似乎整个山林的兽类,都出来了。

    有些已经成妖,但更多的,只是普通的野兽。

    它们不约而同地,都站在了虎妖面前,护着它,与西风对峙。

    西风默了默,问道:“你是不是要我将它们通通捉住,你才愿意出来?茵子姑娘。”

    见她提及这个名字,兽类们更加警戒。

    “你们别慌。”

    轻轻的叹息声从一层一层的野兽围墙内传出,是姑娘的声音,很轻,也很温柔。

    西风负手看向那边,那些兽类已经默默开路,一个不过十六七岁的姑娘缓步走了出来。

    正是茵子。

    茵子的气色还未恢复,身形又单薄,看起来像是个纸片人,刮一阵大风就要将她吹跑。

    只是她双目坚定有神,不似一般的小姑娘那样扭捏羞涩。哪怕只是个凡人,然而从兽类看她的眼神,她俨然似万兽之王。

    “不要再伤害它们了。”茵子恳求道,“它们对你没有恶意,只是想赶你走。”

    “我知道。”西风淡然说道,“无论是狗妖还是蛇妖,鸟妖还是虎妖,都只是想将我赶走,它们一开始就没有杀气,否则我也不至于将它们困在妖球之中,而是该跟以前一样,一剑断魂。”

    茵子怔然看她:“你知道它们只是在赶你走?”

    “当然知道。”西风看着她,说道,“而且我还知道,是你授意它们这么做的,对吧。包括将你当做祭品葬了。”

    茵子诧异。

    “只是你没有想到,你刚埋入地下,就被黑妖劫走,当做了开启封印的钥匙。”她扫视了一眼这些妖兽,说道,“虽然你能操控它们,但是它们妖力太弱,连去妖山的能力都没有。”

    “我没有操控它们,我和它们是朋友。”茵子反驳道。

    西风没有笑话她,她甚至是相信她的话的。

    因为茵子看起来,没有一点能操控妖怪的能力。

    可是能让如此多的妖物都听她的话,配合她做戏,也是一种能力了。

    “姑娘,你能不能不要再管这里的事,你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西风没有动身,看着这焦急的姑娘说道:“因为山神要发怒了,是么?”

    茵子愣了愣:“你知道?”

    “猜的,蝗虫过境不食,蟾蜍出水逃走,只怕不久以后,这一带要有地龙现世了。”

    地龙一出,山摇地动,八善村在山峦之中,山一震动,山石滚落,树木倒塌,整个八善村都将毁于一旦。

    西风继续说道:“山神动怒,要毁了这里,对吧。”

    茵子见她已经猜得八丨九不离十,但却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知道如果不将真相告诉她,她是不会走的。她轻声说道:“山神是动怒了,但我求它给我十天的时间。”

    “用那十天的时间来将整个八善村的村民吓走?”

    西风大致能猜出她的用意,许是茵子由兽类那得知山神动怒,将有地龙出现,于是求山神息怒,给她十天的时间撤离村人。

    可是八善村的人怎么会因为她的一句话而离开世代尚存的村落。

    所以茵子拜托了她的妖怪朋友,假意妖怪盯上了八善村的人,为了做得逼真,茵子便成了所谓的“祭品”。

    如果没有黑妖插手,说不定茵子已经进行下一步的“吓跑村人”计划了。

    再如果没有她插手,说不定茵子也真的就成功了。

    奈何中途插一脚的人太多。

    “是。”茵子点了点头。

    “那这山神也算是讲情面了,可是好端端地要毁掉一个村落,也是有些可恶了。”

    “不,山神大人并没有做错什么。”

    见她给山神辩护,西风意外了。

    茵子说道:“我们八善村的人,世代居住在这里,得山神庇佑,猎物充沛。可后来镇上、县里的富商们,甚至是衙门朝廷,都喜欢上了兽类皮毛,不为御寒,只为炫耀。他们出重金购置,我们八善村的人也整日狩猎,赚取钱财,一日又一日……山林的兽类们在哭,山神听见了,我也听见了,可是他们听不见。”

    西风默然,说起来这往身上披皮毛的风气,也不知道是何时兴起的。

    披着兽类的尸体在身上,还以此为荣,他们也不嫌瘆得慌。

    “……山神怒了,要护卫她的子民。我苦苦哀求,它才答应了我十日之约。可是按照天规,它不许我向村人泄露天机,否则哪怕村人逃离了这里,依旧会死于非命。”

    西风这才彻底明白,为什么她屡次要将她赶走,有她在,妖怪们根本没有办法出面吓走村人。

    来一个收一个,来一群揍一群。

    西风问道:“林中空棺一事,当时你是不是在?”

    “在,是我让百灵鸟妖吓你的。”

    “这就难怪了。”难怪她明明感觉出有人在操纵鸟妖,可是她到了那个位置时,却没有察觉到妖力。原来不是什么大妖怪,而根本是凡人,所以她没有追踪到那气息。

    茵子看着林中的兽类,抚着旁边狐狸的毛发,指尖和眉眼,都在轻轻颤抖。她眼里渐渐有泪,声音也在颤抖:“对不起,我代长辈们跟你们说对不起……”

    盘古开天,女娲造人,与山,与水,与食物。然而他们却不知足,过度的猎杀和无止尽的贪婪,最终惹怒了神灵。

    凡人在天灾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

    愚公移山不曾惹怒山神,因为他并不是为了满足一己私欲而在移山。

    但被猎杀的兽类是在满足凡人的贪婪和虚荣。

    她听见它们在哭,在哀嚎。

    山神怒了。

    八善村即将毁灭。

    茵子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

    狐狸反舔她的手,安抚哭泣的她。

    众兽轻叹、啜泣,像山神在叹气、啜泣。

    西风默然看着它们,旁人忽然开口说道:“你不开心。”

    西风微顿,偏头看他:“我不开心得有这么明显?”几乎是对上眸光的瞬间,她忽然有了一个主意,抓了他的手晃了晃,“青龙哥哥,拜托你一件事好不好呀?”

    作者有话要说:  吃瓜群众:有事的时候就是你的小甜甜┑( ̄Д  ̄)┍

    ☆、第9章 空棺(九)

    第九章

    “那捉妖师去了有半个时辰了,说了要带茵子回来的,可就是不见人。”

    茵子娘焦急地等在山脚下,和闻讯赶来的妇人们一起朝山上张望。茵子爹听见女儿不见了的消息也赶回来了,急得几次想冲上去,都被村人拦住。

    “你没听见方才山上的吼叫声吗?大妖怪,大妖怪啊,你一上去就要被当做点心吃掉了。”

    “可是茵子她……”

    “放心吧,交给那小姑娘,她不是三番两次都顺利摆平了吗,再信她一回吧。”

    茵子爹焦躁不已,要是再等不来人,他就拿着弓箭进山。

    等了约莫半刻,一直在山脚下等待的村民中忽然有人惊叫:“老天爷啊!”

    众人纷纷朝他看去,只见他哆哆嗦嗦指向远山,众人立刻往那看,这一看,也跟着惊叫。胆子小的人两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叩起头来。

    那浩瀚天穹之中,有一条巨大青龙正盘旋飞过,时而入云端,时而俯冲山顶,忽远忽近,看得村民咋舌。

    坐在龙脑袋上快被风吹傻了的西风艰难地抱住它的龙角,胃有点难受。

    “你……能不能……慢一点……我要吐了。”

    青渊听见,立刻停了下来。

    立刻……一顿。

    “嗝。”西风差点被甩了出去,如果青龙还记得自己的八字,她一定要拿去算一算,两人是不是八字相冲,这青龙是老天爷特地派来折磨她的吧。

    青龙临空,离地面甚远,底下的人仰头瞻仰,看龙神真颜尚不清晰,那就更看不见小如发丝的西风了。

    龙在凡间,素来都是神兽,被人们敬奉为神灵。八善村的人见了它并不惊怕,只是诧异和虔诚地叩首跪拜。

    “你们,”青龙说道,“离开八善村。”

    村人全都一愣:“为什么?”

    “屠杀生灵,惹怒山神,天灾将至。”

    众人惊异,说到屠杀生灵,皆是一震。这句话在那狗妖出现的时候,他们也曾听过。可是“惹怒山神,天灾将至”这话,却不曾听过。

    如今龙神提醒,村人如梦初醒。

    近日村庄里屡屡有妖怪出现,周围群山的兽类昼夜不安吼叫,只怕就是天灾的预兆。

    但全村搬家并非易事,所以还是有人不愿相信。哪怕是出自龙神之口已经足够说服人,然而搬家实在麻烦,一时都不愿开口说离开。

    村长也迟疑着,问道:“请问龙神,可否庇佑我们八善村?我们八善村老幼妇孺几百口人,搬家实在不容易。”

    青渊言简意赅地说道:“走。”

    一字重音,从苍穹落下,让村人有些不知所措,还想挣扎,又听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