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镜中妖 第10节

    “择西而居,舍弃贪念,福泽万代。”

    龙神亲口赐予的恩泽,远远比劝解的话更为有效。

    村人开始动摇了,龙神都出面解救他们了,他们还赖着不走的话,这只怕要遭天谴了。

    “可是……”人群中传来敬畏的泣腔,“龙神大人,我家茵子还没回来……”

    话落,那山林中就有一个姑娘走了出来,单薄的身影刚刚出现,那妇人就冲了上去,将她抱住,痛哭:“茵子……”

    “娘。”茵子抱着母亲,心中愧疚。当日她执意要做祭品,爹娘拼死阻拦,可不能道出实情的她,唯有看着爹娘哭得断肠,也毅然入了棺内,做那根本没有危险的祭品。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茵子爹娘连说几声好,村人见她安然归来,归功龙神庇佑,但全村迁徙不容易,连村长都不能擅自做决定。

    青渊见他们还有迟疑,声音一沉,连着苍穹都变了颜色,阴沉得似有狂风暴雨将至。看得八善村的人全都惊怕起来,再三犹豫,有人低声“走吧,不走只怕要得罪龙神了。”

    “可是村子里这么多人……”

    “神灵总不会骗我们,不走就有天灾了……”

    “唉……”

    他们低声说着,又往天上看那龙神脸色,天就是它的脸,仍旧阴沉无比,令人心惊。

    商议许久,村长才说道:“我们搬!”

    此话一出,天空立刻见了明媚,村人瞧见,这才安心了些。

    果真是龙神,可以轻易操纵天地阴晴。

    抱着龙角的西风侧耳听着,听见他们已经决定要迁徙,轻轻松了一口气,收回千里耳符文,说道:“走吧。”

    村人只看见那青龙腾云而上,身影消失在了浮云之中,景象奇异而福气满满,众人再次跪拜,恭送龙神。

    这次青渊没有飞那么快,可西风还是死死抱着他的角,生怕他一个停顿,把她甩上九霄去。

    她是个凡人,虽然依靠咒术能腾空,但是也没到过这么高的地方。她低头往下看,那山峦已经成了一个一个点,再往上一些,就被层层云朵遮挡住了视线。

    她竟然在云间穿梭,伸手去摸那些白云,什么感觉都没有。

    头上的人很开心。

    ——青渊感觉出来了。

    他飞得更加平稳,没有太快,也没有太慢。他穿行在云间,掠过一朵一朵白云,感受她的欢喜。

    在天上欢快了半日的西风终于愿意下来了,她几乎是从龙脑袋上滚下来的,靠着它半天才缓过神来。吹太久的风……头疼。

    西风抱着有点疼的脑袋,一会才发现她正倚着青龙的嘴巴……她打了个激灵,忙离开一丈之远。

    见她离开,青龙瞬间化作青渊,巨大的身躯消失在地面上,扬起轻尘。

    “我有个问题。”

    西风掸着灰尘咳嗽说道:“你问。”

    “说服村民的时候,你既然,一字不说,一指未动,那为什么,要骑在我的脑袋上?”

    西风瞧着他,这还用问?骑龙的机会多难得!况且还是一条青龙,捉妖师当中,只怕没有人骑过龙吧?多威风,多有面子!她满脸正气地说道:“我怕你说错话,前功尽弃。”

    青渊“哦”了一声,说道:“我以为,你只是想骑龙。”

    “……”西风的脊背上冒出一滴冷汗,这龙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她干笑,“我怎么会是那种人。”

    青渊眨巴了下眼,意外:“原来你不是那种人。”

    “……”人与龙之间还能不能好好虚伪了!总被怼一脸的西风无话可辩驳,一眼瞧见他手里的东西,炸起了,“你能不能把你的破扫把扔了!”

    一、点、都、不、帅!

    &&&&&

    整个村庄迁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只是自觉有龙神庇佑,村民并不悲观,人一旦乐观,做事也积极迅速。

    夜已深,家家户户都还在赶着收拾东西,因为明日一早就要出发。

    吃过晚饭的茵子进屋收拾自己的东西,正收拾着,就听见林中有兽低声叫唤,她听了听,那是在呼唤她。

    她放下手里的东西,出来见爹娘还在收拾,怕他们担心,说了一声去朋友家瞧瞧,就出门往山上走。

    晚上的山林寂静,今夜没有月亮,地面无银光照耀,昏暗得看不清楚路。

    茵子刚出现在山脚下,就有萤火飞出,飞得低矮,为她照明。

    “谢谢。”

    茵子温婉笑笑,心中感激它们。

    到了一处平地,茵子看见了平日的伙伴们,它们像是等了很久,有些都已经趴在地上休息了。

    它们见了茵子,都纷纷站了起来,用不同的叫声唤她的名字。

    茵子笑笑,走到那受伤的虎妖面前,蹲身问道:“你好些了没有?”她伸手抱了抱它,“我明天就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她又看向那狗妖蛇妖,见它们都没有事,说道:“西风姑娘是个好人,只要你们以后不去人间作乱,她不会再收你们的。”

    她跟它们一一道别,众兽依依不舍,声音越发难过,听得茵子眼里有泪。

    “这并不是生死相别,我会回来的。”

    “你不会再回来了。”

    沉如洪钟的声音,像一把钝刀,却在瞬间劈断茵子的泪痕。她怔了怔,抬头看去,众兽背后,腾起一阵灰白烟雾,不见真身,唯有两只眼睛和一张嘴,却令她一瞬心慌。

    “山神大人。”

    山神冷声:“我曾说过,你不许泄露天机,可你违背了这个承诺。”

    话落,那阴暗处传来个清脆少女的声音:“哎呀,茵子可没有泄露天机。”

    少女缓步走出,手中轻晃着一支普通长笛,笑盈盈地看着那团雾气说道:“你说的是她不许告诉八善村的人,可我并不是八善村的人。”

    “可八善村的人都知道了。”

    “那也是我这个不是八善村的人告诉他们的,茵子并没有违反约定。”

    山神阴鸷冷笑,他一笑,林中立刻起了阴风,拂过阵阵冷意。

    西风不由往青渊身边靠了靠,取暖。

    “可恶的凡人,愚蠢的凡人。”山神笑了起来,戾气炸满山林。

    “山神,请您原谅她。”茵子忽然开口,非但没有往后面躲,反而朝他走近了几步。她看着那团雾气,说道,“谢谢您给了我十天的时间,我不钻这个空子,您如果要我的命,我愿意交出来。如今我的长辈们都已经觉悟,答应不再以杀戮兽类为生,也请您放过他们,放过我们八善村。”

    西风十分意外,这件事完全可以钻空子的,可茵子却仍要站出来。

    或许山神说的没错,愚蠢的凡人……

    青渊察觉到气氛不对,低头对一直往他身上靠,像是将他当做棉花往里钻的姑娘问道:“要不要,我去扇飞他?”

    西风艰难回头,字字道:“……那可是山神。”

    不开心可以毁天灭地,将数百座山拔地而起的山神呀!

    青渊沉思良久,问道:“山神很厉害吗?”

    “……”完全没有办法好好交流。

    山神盯着这渺小如一粟的单薄少女,盯了她的双眼许久,说道:“你愿意为八善村的人而死?”

    茵子定声答道:“愿意。”

    山神沉默了,他又看了她很久,缓声说道:“你走吧。”

    茵子怔了一下:“您不处罚我?”

    “谢谢你。”

    山神跟她道了一声谢,消失在了这姑娘面前。山林重归平静,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是幻境。

    茵子站了很久,像是明白了什么,低声说道:“也谢谢你,山神大人。”

    晚风轻拂,夜色幽幽。

    茵子看着远处巍巍高山,远望山明,满是希望。

    和众兽一起目送茵子下山的西风也露了笑意,很好,一切都解决了,可以拿小钱钱了。

    她心情大好地掏出几张符文,蹲在那虎妖面前,摸了摸它的脑袋:“姐姐给你治病。”

    虎妖瞧着她,又看看站在她背后的青衣男子。不知道一个小小凡人怎么能使唤得动堂堂的龙神,而且还能骑在它的脑袋上。

    它也想……试试呀。

    为虎妖治好伤后,西风马不停蹄往山下面走,得在八善村的人出发前拿到小钱钱,脚步快一点,还能回镇上吃个宵夜。

    “西风。”青渊唤她名字,问道,“为什么山神会原谅她?”

    西风笑道:“因为山神发现,茵子其实跟他一样。他守护着山林,茵子也在守护八善村,都能以命来换。其实山神是没有资格擅自请动地龙的,他宁可违反天规,也要阻止猎户继续狩猎。”

    “可是地龙一出,兽类也会受累。”

    “你有没有想过,蟾蜍和蝗虫为什么能提前逃走?那是山神给它们的讯号呀,只是这里的兽类感念茵子的恩情,所以没有离开,愿与她同生共死。”西风叹道,“谁守护了谁,谁又知道呢。”

    青渊默然片刻,才说道:“你们凡人很复杂。”末了他又说道,“挺好的。”

    复杂,却复杂得很简单。

    矛盾但又不矛盾。

    青渊喜欢上这人间了:“西风。”他拉住她的手,他也喜欢这暖暖的手,“向导。”

    “……青龙大人,人间很危险的,您快点回九霄吧。”

    青渊执拗道:“向导。”

    “……”西风头疼了,这青龙好像甩不掉了,也不知道他一顿能吃多少个肉包子,一天一个的话倒还好,能养得起。

    被他抓着小手往山下走的西风觉得身边好像少了点什么,不过……想不起来了。

    不想了,走吧,回小镇上,买包子吃。

    作者有话要说:  小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