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镜中妖 第12节

    一听有生意,西风立刻站得笔直,字正腔圆道:“我叫西风,是个捉妖师,你给我钱,我给你捉妖。”

    ☆、第11章 稻草人(二)

    第十一章

    老者问道:“捉妖师?可是出自灵殿?”

    西风挑眉:“出自灵殿又怎么会当街跟灵殿的美人姑娘吵架……爷爷,你要是想找灵殿的人解决麻烦,喏,刚才那两个就不错,尤其是那男的,灵殿第一高手。”

    “灵殿的人也无法解决这件事……”老者叹道,“我之前找过他们,但反而被妖怪打伤。近日他们来信说会派几名高手前来,可是小女的病,拖不得。”

    西风后悔刚才举荐了灵殿的人,就不该说气话。这老爷爷只怕还不知道刚才擦肩而过的就是灵殿派来的人,那这桩生意可不能错过。

    抢饭碗是不对的,但抢灵殿的饭碗……她开心着呢。

    灵殿之中有捉妖等级之分,这老者碰见的妖怪肯定不简单。

    只怕无影和璞玉来这里,就是来解决这件事的。

    灵殿的弟子屡次被妖怪打伤,实在有损灵殿盛名,所以派了高手来。

    不过竟然派出头号高手,西风有些意外。

    可生意在前,小钱钱在前,不管了。

    她笑盈盈上前,说道:“爷爷,我比灵殿的人更厉害,你请我去捉妖吧。”

    老者见她年纪轻轻,也没抱太大希望,只是这镇上也没有更厉害的人了,捉妖师也十有八丨九是灵殿出来的,没必要再找。

    最重要的一点是,敢当街和灵殿中人翻脸的,应该不是寻常人。

    想到这,老者说道:“请姑娘和公子随我前去。”

    西风忙抓着青渊跟上去,见他手里还有半圈月牙儿般的面皮,干脆好人做到底,低头一口咬掉。

    ——于是最后西风还是吃了三个包子。

    &&&&&

    老者姓赵,是当地有名的富商。

    赵老爷膝下有七个儿女,各自成家立业,现在跟长子同住。长子膝下有四个儿女,最小的那个不过十六岁。

    而出事的,就是这最小的孙女。

    “玉儿那日说跟女伴外游,结果回来人就不对劲了。不吃饭,不睡觉,整日呆坐着,也听不见我们在说什么。那灵殿的人过来,说她是被妖怪夺了魂。灵殿的人去了有五个,可结果都是一去不复返,也不知道是什么厉害的妖怪。”

    “去了五个都没回来?”这个人数让她略微意外,虽然她讨厌灵殿,可灵殿的确是数一数二的捉妖门派,最差劲的弟子也能捉些妖怪。

    就算打不过,也不至于一点求救的讯号都没有。

    这就难怪要让无影出马了。

    “对,五个都没回来。”

    “那这很危险呀……”西风转了转眼,正色,“我要加钱。”

    “只要救了我这孙女,钱不是问题。”

    西风正欢喜点头,门外一个妇人敲了敲门,说道:“听闻家里来了客人,我让人备了一些茶点过来。”

    那妇人也是七十上下的年纪,身子骨还算硬朗,不似一般的小老太那样佝偻着身子。她面庞白净,脸骨很圆,慈眉善目,是个慈祥好看的老太太。

    她进了里屋,赵老爷就过去托她的手,好像怕她摔着:“你怎么过来了。”

    “不是来客人了吗?”赵老夫人轻轻拍拍他的手背,“你不要担心,在家里怎么会有事,妖怪要是真的找到家里来了,那早该出事了。”

    西风被茵子装失魂的事“坑”过,不想又发生同样的事,便道:“我想先去看看玉儿姑娘。”

    赵老夫人说道:“姑娘请。”末了她又看看她,“姑娘的年纪,看起来和玉儿也差不多,你若觉得没有十足的把握,不必冒险,银子我会照给,不用担心。”

    西风还是头一回见到这样的雇主,不用干活就能拿钱?

    这小老太太倒是心善。

    她差一点就没脸没皮地说哦那我走了……

    可恨脸皮还是薄了点。

    玉儿是赵家最小的孩子,颇得宠爱。爹娘常年在外头经商不归,自小由祖父祖母带大,跟随祖母学琴棋书画,性子养得温和善良。

    她一出事,急坏了二老,陆续请了许多捉妖师来,都没有办法唤她回魂。

    西风唤了她几声,玉儿没有答话,只是怔怔盯着前方,目无焦距。

    “是丢了魂。”丢魂不棘手,但一去不复返就是个大问题了。

    有了灵殿那五个小白鼠,西风探寻她魂魄的时候小心了许多。出乎意料的是,她很快就找到了那魂魄所在的位置。

    小心谨慎的西风没有立刻过去,她先从赵家出来,打算先找个地方睡一晚。妖怪白昼时妖力会减弱许多,她的危险也会小一些,所以当务之急是找家客栈住下来。

    她走出赵家大门口,往旁边石狮子看去,青渊果然还在那等着,一开始就是那个姿势,到现在还是那个姿势。

    青渊闻声偏头,开口就道:“你什么时候,吞了我?”

    恨不得回到半个时辰前抽自己一巴掌的西风说道:“……以后再说好不好,我困了,难道你不困吗?”

    青渊实诚答道:“不困。”

    “……”西风捂着脑袋边走边道,“我不听我不听,你这个怪物。”

    这一口气睡了十万年的人,不精神抖擞个一万年都对不起自己了是吧?

    她找了一家客栈,问了价钱,还能接受,便要了一间房。

    那掌柜看看她背后的男子,又看看她,未挽起妇人髻,却只要一间房,好心问道:“姑娘和公子只要一间房?”

    “嗯。”西风说道,“他睡屋顶,半夜要是掌柜听见屋顶有动静,千万不要以为是老鼠……”

    说到老鼠,她猛地一拍桌子:“青渊,我家小火呢?”

    自从被她一巴掌拍上天之后,就再也没看见它了。

    青渊眼底神色十分复杂:“你终于发现它不见了。”

    西风尴尬一笑:“毕竟它以前常这么跑……”

    她心虚说完,就拿了房门钥匙去开门。正开着门,忽觉背后还有人跟着,她转身说道:“你睡屋顶,乖,屋顶能看见月亮,多好。”

    青渊认真提醒道:“今晚没有月亮。”

    “……”这家伙关键时刻怎么就不掉链子了?他该不会是黑吃黑吧?西风皱眉,把钥匙拍在他的手心里,“我去睡屋顶。”

    青渊点头:“好。”

    西风瞧着他,真想捏捏他的脸皮,到底有多厚,这么五大三粗的一条龙竟然让姑娘睡外头。

    “西风。”

    青渊唤住她,西风心头一跳,可下一瞬间又强行将感动压制了下来,这龙没情商,绝对不可能是要跟她换。

    “钥匙,怎么开?”

    哼!果然!

    西风哼哼唧唧把门打开,青渊又道:“为什么要上锁,这么麻烦,这种东西,谁都能一指劈开。”

    “……青龙大人,我们凡人没这么剽悍,谢谢。乖,快去睡觉。”

    她好不容易哄了他进去,自己拢了拢衣服跃上屋顶,找了个位置躺下。瓦砾硌人,躺着不太舒服,但睡惯了屋顶树干破庙的西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只要闭上眼,就可以随时入睡了。

    她打了个哈欠,耳边忽闻微微笑声,她蓦地睁开眼,眼前有衣角飘动,灰白的颜色落入眼中,西风没有立刻起身,抓了那衣角说道:“师兄。”

    低低的声音唤着这称呼,让无影都不像块千年寒冰了。

    那手已经从衣角往一旁摸,不经意地滑过去,滑啊滑……无影抓住那掏了他钱袋就要撤退的手,僵着脸道:“松手。”

    西风立刻坐起身,死死地抓住没有放开,哭道:“没肉吃,穷。”

    无影看了她好一会,终于放手,然后就见她把钱袋胡乱塞好,一脸严防,像是怕他把钱袋给抢回去。

    “怎么把自己弄得这么穷。”

    西风瞪眼道:“还不是因为你们灵殿抢我饭碗,人们要捉妖,第一个找的就是灵殿的人,偏偏灵殿又很厉害,所以基本轮不到我们这些打野的捉妖师。”

    无影看着她说道:“就算是这么穷,也不回来。”他一顿,又捉住她正掏他玉佩的手,“松开爪子。”

    “哦。”西风恋恋不舍地看了眼那成色不错的玉佩,可以当不少钱啊。

    想到当东西,她将怀里的镜子拿了出来,上面的宝石还没回来,到底会不会出现了,每天揣怀里,一阵风刮来,镜子棱角凸显,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得了什么病,肚子走样了。

    “你变了。”无影说道,“变得爱美,随身带着面小镜子了,就像你师姐。”

    “你呀,有空管管那没礼貌的美人姐姐吧,恃靓行凶,说的就是她了。”西风想到处处跟自己作对的璞玉就没好脸色。

    “白天那个青衣男子是谁?”

    “是我的靠山。”

    无影看着她,说道:“你连灵殿都不要,找个男子做靠山……”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你喜欢他。”

    西风笑出声:“我才不喜欢他,我和他是清清白白的……”

    “的……”什么?等会,两人是什么关系?

    非主仆,非雇主,非朋友。

    她顿了顿,正琢磨着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他们的关系,忽然有一抹青色影子出现在她的身旁。

    “西风。”

    声音落下,无影和西风才发现他的所在。

    无影略微意外,他是从哪里出现的?

    又是怎么隐匿了自己的气息,让他毫无察觉?

    已对他逆天力量习惯了的西风一点都不惊讶,问道:“干嘛?”

    青渊沉吟道:“我想到了,你不用睡屋顶,我也不睡。因为我们可以,一起睡。”

    无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