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镜中妖 第13节

    西风:“……”

    不是,师兄,你的眼神不要这样,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你听我说!你的思想要纯洁啊师兄!

    ☆、第12章 稻草人(三)

    第十二章

    西风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谁要跟你一起睡。”

    没察觉到气氛变得尴尬的青渊问道:“为什么不能一起睡?”

    “……男女授受不亲。”

    青渊看了看自己的手,陷入沉思:“拉了手,骑了我,却不能一起睡。”

    只是睡在同一间房里,为什么不行?

    明明连小手都能拉。

    凡人的规矩真是麻烦又费解。

    西风厚如三尺淤泥的脸“砰”地炸红,跳起来说道:“不许说让人想歪的话!”她一屁股坐到无影身边,怒指青龙说道,“师兄,他非礼我。”

    从他突然出现开始,无影就一直在看他,但是看不出真身,好像个普通凡人,没有半点灵力。

    非神、非妖,可绝对不可能是人。

    强大到连真身都能隐藏的,绝非俗物。

    不是逆天的神,就是逆天的妖。

    难怪他能做西风的靠山。

    难怪西风会愿意让他做靠山。

    “师兄,你不帮我。”西风愤然起身,掩面哭道,“我讨厌你,不跟你玩了。”

    说完西风撒腿就跑了,头也不回地从屋顶跳下。

    看着瞬间消失的西风,无影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他缓缓站起身,又将青渊打量一眼,问道:“你是什么人?”

    “啊——”从天而降的一声惊叫,连无影都皱起了眉头。抬头看去,就见一团火光垂直冲下,径直滚进青渊的手上。

    青渊看清楚这团红毛,刚叫了声“小火”,它就“哇”地一声哭出来:“你们两个没良心的,丢我在外面风餐露宿吃尽苦头,我回八善村找你们,可是村里都没人了,像闹了鬼灾,吓死我了!”

    它抱着他的手不肯松开,哭得肝肠寸断。

    青渊微微低头,看着好像比失踪前要胖三斤的火鼠再次沉思,原来在人间吃尽苦头,是能发胖的。

    他捏了捏自己的胳膊,难怪他不长肉,因为从来没吃过苦。

    青渊恍然,连无影的发问都忘了,就带着小火跳下屋顶,去敲西风的门。

    无影见他就这么走了,也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心中更是审度他的身份。等他也打算下去时,突然觉得腰间好像空荡荡的,一瞧,玉佩……不见了……

    难怪刚才西风突然跳到他旁边。

    控诉男子非礼是假,偷他东西是真。

    她到底是穷到什么地步了。

    可就算是这么穷,也要来客栈要一间房,给这男子睡,自己却睡屋顶。

    无影想不明白他这有些没心没肺的师妹了。

    ——完全没他想得这么伟大只是嫌麻烦不想跟一条天真的龙讲道理的西风正美滋滋地拿着玉佩在灯火前照明,两眼笑如豌豆状。

    玉佩晶莹剔透,圆润有光泽,可以当个好价钱。西风甚是欢喜,听见门外有动静,立即将玉佩收好。

    见是青渊进来,她又将玉佩拿了出来,转了转眼跑上前去撩开他的衣襟,将玉佩塞了进去,还拍了拍:“收好。”

    放在他的身上,比放在她的身上安全多了。

    正专心在他身上藏着东西的西风听见抽鼻子的声音,狐疑抬头,对上一双大眼睛,吓了她一跳。

    小火见她惊吓,不吸鼻子了,骂道:“没良心!”

    西风拍拍它浑圆的小肚子:“我的良心都跑你这来了。”

    被一眼看穿自己日子过得十分好的小火没敢再骂人,也不往她肩头上跑,干脆就坐在青渊肩上。看得西风真想揪住它的大耳朵,把它拎回来。

    “睡觉。”西风往床上一指,“你睡那,我睡地上。”

    青渊说道:“你睡床,我睡地上。”

    西风诧异,这条龙开窍了?终于意识到他是个汉子她是个妹子了?

    她差点就感动了,转念一想,不对,这龙怎么可能做出这种让姑娘感动的事。她追问道:“为什么你不睡床?”

    “床太软,刚才睡了一会,不舒服。”

    西风的心里这才舒坦——看,她猜的果然没有错。

    这龙的性格注定一生做单身龙了。

    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的西风计划着明天的事,首先,她要去当了玉佩,接着就去找那只妖怪。

    师兄的玉佩啊……肯定能当不少钱。

    当铺……她想着又摸出放在枕边的镜子。

    镜子依旧平淡无奇,宝石仍旧不知所踪。

    她摸着这镜子周边,忽然想到一件事,当时小火捡到镜子的地方,就是封印这青龙的悬崖底,那会不会跟他有关?

    想着,她撩开蚊帐,探出脑袋问道:“青龙大人,你认得这面镜子吗?”

    躺在地上数瓦片的青渊偏头,见了镜子,说道:“哦,认得,封印我的镜子。”

    西风眼一亮,举着镜子朝他一照:“收!”

    小火扯了扯嘴角:“傻蛋,你忘了他是自己封印自己,镜子怎么收得了他。”

    “对哦。”西风颠着小步子蹲到青渊身旁,拿镜子戳了戳他的胳膊,“那你知不知道上面的宝石去了哪里?”

    青渊迷茫道:“上面有宝石?”

    “……算了,白问,一刻前发生的事你都不记得,更何况是十万年前的事。”西风轻叹,再次将镜子收好,毕竟是陪了青龙十万年的东西,说不定宝石会自己蹦出来。

    她怀抱着小镜子,做着宝石铺满前路的美梦呼呼大睡。

    青渊没有睡,他离木床只有一丈远,能很清楚地听见西风的呼吸声。

    平稳而均匀,睡得很熟,时而呼吸快了一些,能感觉到她在做愉快的梦。

    忽然,屋里传来声声“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在耳边一直吱吱吱地作响。他眨巴了下眼,偏头一瞧,那团火红的毛球正在磨牙。

    咯吱咯吱。

    美美地磨了一晚上。

    &&&&&

    远山朝阳初升,映得山边泛着青黛色,似有个着青色衣裙的姑娘卧躺山峦,婀娜多姿。

    小火吧唧了下嘴巴,总觉得有人在看它。它翻了个身,还是觉得有人在看它。它猛地坐了起来,果然有人在看它!

    是青龙。

    小火咽了咽:“青龙大人,你为什么要这么看我?”

    “你磨牙了,磨了一晚上。”青渊看着它那两颗一点都没秃噜的门牙,疑惑道,“可是一点都没变短。”

    “……所以你这是观察了我一晚上?”

    “嗯。”

    “……”盯着一条小老鼠一晚,你还能不能有点龙神的样子了!

    已经洗漱好的西风蹦了过来,伸手探进青渊的胸口,将玉佩拿了出来。小火见状,哼唧:“我要是青龙大人我就喊非礼了。”

    在西风眼里,这条不懂七情六欲的龙根本就没有让人非礼的**,他不要气她就好了。

    “你俩乖乖在客栈待着,我去一下当铺。”

    “记得让小二给我们拿早点。”

    西风应了一声,下了楼见到小二,让他送两碗白粥上去,又道:“记得送小菜。”

    满心期待等着早点的小火见小二进来,还端着两碗白粥,气得差点从房梁上跳下来骂人——吝啬鬼!

    &&&&&

    西风到了当铺,那玉佩果真卖了个好价钱。她从当铺出来,捧着一堆银子瞧了一眼周围,走到几个老乞丐那,将钱放他们碗里,拍拍两手就走了。

    她到烧饼摊前买了个烧饼,坐在石阶上咬了两口,叼在嘴里,以指做笔,在地上圈画几笔,画出一个符咒。

    符咒中间,有一点红光在游走,走遍这符咒痕迹,才终于停在一处。

    本是浅红色的光点,渐渐变成绛红色,像颗耀眼繁星,映入西风的瞳孔之中。

    “这么放肆……捉了玉儿的魂魄却不吃,还大摇大摆地展示出来,这是一点都不畏惧捉妖师了么……”

    西风几口吃完烧饼,站起身用鞋底划过地面,那符咒瞬间消失,红色光点腾空而起,被西风一手握在掌中。

    她手持长笛,在手中转着圈儿往小镇外面走,一路追寻那红光而行。

    红光像只萤火虫,慢慢悠悠地往镇子外面飞去,游游荡荡飘着。飘了许久,它才终于停在,在水面上翻腾。

    西风驻足看着目的地,只见是一片看不见尽头的宽阔荷花池,一会她就发现这儿她来过——那日跟青渊一起进小镇,途经这里。

    当晚曾有妖怪想袭击她,后来被她喝退,会不会就是掳走玉儿的妖怪?

    西风微微蹙眉,方才的符咒是追踪玉儿魂魄的灵光,此时停在这里,那说明她在水底下,看来是只水妖。

    西风正要下去,背后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鞋子轻扣地面,像美玉落地,叮叮咚咚。

    连走路都能走得这么美妙的人,那只能是一个人了。

    她转身看去,见了那美人,招手笑笑:“美人姐姐,你跟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