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镜中妖 第16节

    “哦?他真的强大到那种地步了?”

    “嗯。”

    无影见西风都一口认定,便知道那男子非俗物,不容易对付。虽然他这个师妹平日里没个正经,可是该正经的时候,谁都比不上她。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六界当中,龙凤两族的性格最是高傲,不喜近人,所以六界之中,哪怕是九霄之上的人,也难觅龙神踪影。

    西风并不愿意暴丨露青渊的身份,这对他来说,有害无益。

    无影见她闭嘴不答,也没有追问,只是眼底有了失望。他的师妹,真的变了:“连我也不能说。”

    “师兄,我真的是为了你好。”

    “嗯。”无影不再追问,继续说道,“这件事我会告诉师父,师父会做什么决定,我不能保证。”

    西风冷笑:“你不能保证,我能,我保证他会让你灭口,那种冷血无情的人……”她满目厌恶,连提都不想提,“我回去了。”

    她回到屋里,倚在门上默了半天,这才往床边走。

    那条龙还在床上躺着,也在发呆。

    西风坐在他身边,见他衣襟敞开,挑眉瞄了一眼他结实的胸膛,啧,还好她不是色狼。她伸手给他拢好衣襟,免得她把持不住,她说道:“你出去吧,我要换衣服,等会吃个午饭,去找水妖算账。”

    青渊坐起身,看看她的衣襟。西风的衣服肥大,白净的锁骨外露,衣领比平日要低矮一些。青渊想了想,伸指捉了衣襟,也给她拢了拢。

    西风:“……”

    她真是被非礼了吧?!

    青渊给她拢好衣服,这才出去。西风被折腾得半点火气都没,揍都不想揍他了,当然,也根本揍不过。

    她拿了包袱里的衣服出来,想着趁那水妖妖气还未完全消散,赶紧寻迹追踪,抓了它找到玉儿姑娘然后领赏钱,否则就真的要饿死了。

    笨蛋青龙,竟然把她辛辛苦苦赚来的银子一口气败光了。

    西风想得心口疼,疼着疼着觉得疼的不太一样,低头一瞧,脸顿时黑了。

    她雪白的酥丨胸上,竟然有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青龙这家伙,该不会是想拍死她吧???

    &&&&&

    放肆的水妖已经将自己的妖气隐藏起来,不再像之前那样猖狂,故意将妖力外泄。

    但西风当时和它交手,有在它身上留下烙印,在它没有完全藏匿起来之前,还是能找到它的。

    这会她已经追踪出了小镇,一路往南,那妖力若隐若现,感觉随时就要断开,因此走得急。

    那妖怪逃得实在是很远,她越过一座高山两条大河,已经走得日落西山,还是没找到它栖身的巢穴。

    走着走着,那妖气忽然断了。

    西风拧眉往前面看去,远处是一大片的玉米地,尚在春日,玉米枝儿还很嫩绿,并没有结果,满是混着泥香的嫩叶气味,闻着倒是舒服。

    妖气就是在这儿断的。

    忽然旁边一个黑影闪过,速度极快。西风眸光一凛,挥指出剑,数支剑光直入地面,挡住那黑影的去路。

    她一跃上前,正要一脚踩住黑影,一看那黑乎乎的脸,却有一双明亮大眼睛的黑团团,吃了一惊:“黑妖?”

    那个费尽心思放出青龙啪啪打脸的黑山老妖?

    它怎么会在这?!

    ☆、第15章 稻草人(六)

    第十五章

    正欲反击的黑妖也认出了西风,立刻冷哼:“又是你,蹩脚的凡人捉妖师。”

    西风眉毛一挑,一脚踩了上去,踩住黑乎乎的它。

    黑妖大怒:“我要宰了你!”

    西风回头,嘴角往下一弯,委屈道:“青龙哥哥,有人说要宰了我。”

    黑妖探头一瞧,看见那个青衣男子,吓得一个激灵:“龙、龙妖?”

    西风拍了它脑袋一巴掌:“龙神!”

    “可封印的地方明明都是妖气!从镜子里出来的妖怪!”黑妖说完,又急忙晃脑袋,“不是,不要误会,我没有在骂人。”

    对自己的身份毫不介意的青渊还在看玉米地,又是凡间稀奇的东西。

    凡间真好。

    西风蹲地看着这小矮子,戳了戳它黑乎乎只剩一对明亮眼睛的脸,软软的,指尖好像戳在了一团黑棉花上,陷进去了:“小矮子,我问你,你到这来做什么?”

    黑妖皱着一张黑脸说道:“不告诉你。”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又是为了探寻所谓的神秘未知力量吧,你还没吃够青龙的亏?”

    黑妖大声道:“我已经解了十八个大妖怪的封印了!不怕!”

    小火讶然:“也就是说……你那么努力地解开了十八个妖怪的封印,却一个……都没降服?”

    “是。”

    西风吃惊,青渊也蹲地看它,夸道:“很努力,很厉害。”

    西风也连连点头:“厉害了。”

    哪怕连遇挫折,也不放弃,一定要找到会听自己话的妖怪,西风简直对它肃然起敬。

    接连被夸,黑妖的脸红了起来——当然黑得一点都看不到。它轻咳一声:“谢谢。”

    “所以你到这来是因为里面有神秘力量?”

    黑妖迟疑片刻,才神秘兮兮地说道:“你们最好不要进去,里面听说有超级大妖怪。”说完它好像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青龙,气馁道,“算了,当我没说。”

    妖怪不要被青龙吃掉就好,它别白操心了。

    有些害怕的小火已经从西风肩上爬到青渊的肩头,还是这儿安全些。西风鄙夷地看了它一眼,继续问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黑妖说道:“以前啊,这里有个大村庄,全村以栽种玉米为生。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玉米长得又大又甜,不用拿到集市上去就有人慕名而来,而且能卖很好的价钱,所以村民的日子过得还算滋润,是当地有名的玉米村。可是好景不长,就在五十年前,连月暴雨,上游决堤,村民就搬走了,不久之后,这里被河水给淹没了。”

    西风扫视一眼延伸至远方的玉米地,依稀能看见一些茅草屋。她顿觉不对:“你说五十年前这里就被水淹了,可现在没一点异样。”

    尤其是茅草屋,别说淹个五十年,淹个五天就垮了。

    “哼。”黑妖轻笑一声,盘腿说道,“所以这就是玉米村的诡异之处呀。”

    西风饶有兴致说道:“你说。”

    “五十年后,也就是今年初春,新来的知县统筹全县,将河流改道,于是上游的水不再往这流,淹没玉米村的水也退了。可是谁想……”

    黑妖发亮的两眼被自己黑漆漆的脸衬得更加精亮,它低沉沉说道:“有行人路过这里,却发现这里有玉米苗儿破土而出,蔓延百亩。人们再往里面走,竟发现了一座村庄,有老者来看,赫然认出这就是当年的玉米村。”

    事情着实诡异,连西风都听入迷了。

    “村庄里不但房屋完好无损,就连门前石磨农具也不见被水侵蚀的痕迹,甚至有些农院里,还有没下完的棋盘,没吃完的饭菜,没啃完的果子,可是啊……村里没有一个人!”

    小火听得倒吸一口冷气,西风也听得发冷,抱了青渊的胳膊说:“村里是没有活人,还是没有人?”

    “没有人。”黑妖语气一重,“也没有鸡鸭鹅,猪狗猫,反正没有活物。整个村子看起来,就好像是当年县令领着村民匆忙离开时留下的残局。可这都过了五十年,竟然一点变化都没有。”

    “真可怕。”西风都觉得这已经超出妖怪的范围了,“诡异。”

    “可不是。”黑妖又道,“今年开春我忙着找解开龙妖……龙神大人的封印,忙活了两个月,前一阵子我来了这镇上想进玉米村,结果……”

    结果恰好感应到了茵子姑娘这把‘钥匙’,于是它屁颠屁颠地抓了钥匙去解龙神的封印,耽搁了玉米村的事。今天刚刚鼓起勇气出门,到了这,谁想又碰见了青龙。

    它命苦哇……

    可是它不会放弃的!

    “我们说好了,要是真有大妖怪,我要收它做小弟,你不许把它收走。”黑妖伸出煤炭一般的小指,“拉钩。”

    西风只觉这黑妖也是个单纯妖怪,想来她只要收服那只水妖就好,至于这村落藏了什么大妖怪,跟她没有关系。她伸指勾住,说道:“拉钩。”

    青渊一见,也要探手过来,可两人没发现,他落寞收回手,忽然有个小爪子伸来。他偏头一瞧,只见小火坚定地朝他点了点头,一指一爪拉住了钩钩。

    确定他们一行人不会跟自己抢妖怪,黑妖心满意足。它又神秘兮兮说道:“看在你们拉钩的份上,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事。”

    “什么事?”

    “初春时玉米地还没有长高,来这里查看的一群人,看见有个人在地里蹦来蹦去。”

    西风差点揍它:“你不是说这村里没人吗?”

    “是啊,可那不是人,是一个稻草人!还是一个长满白发的稻草人!”

    见多了妖怪的西风说道:“那看来只有两种情况了,一个是有人在操控稻草人,一个就是稻草人本身就是邪祟。”

    “喂,蹩脚的捉妖师,你说如果是有人操控它,那操控的人是神呢还是魔呢还是妖呢?”

    西风往它脑袋上敲了一拳:“我叫西风,不叫蹩脚的捉妖师。”

    黑妖哼唧一声,就是个凡人捉妖师,凡人的战斗力都是渣渣。

    西风分析说道:“这里妖气冲天,神和魔都不大可能。但我想知道的是,是有人在操控它,还是稻草人本身就是那只妖。”

    小火摆手道:“那白发稻草人不可能是大妖怪,要成为能庇护整个村落五十年的大妖怪,还要村落的一切都纹丝不动,起码要有三千年的修为,稻草人是出自凡人之手,这玉米村连三百年都没有,所以必然是有人在操控它。你说是吧,青龙大人?”

    青渊摇头,小火啪啪被打脸了,它不甘心道:“我说错了?”

    “法器、神物,可以助妖提升修为,一夜飞升三千年,是可以的。”

    西风这才觉得青渊还是有懂的东西的,就是懂的……太古早了,都是十万年前的事,自他封印后的事,全都不知道。

    所以他对凡间的东西充满好奇,也很难适应凡人的体质。

    不然的话……他怎么会用巴掌来拍溺水姑娘的胸……

    想到这,西风的胸口又痛了。

    听完了这些有用的信息,西风站起身又往玉米村看去。

    玉米苗儿,还透着春日的嫩绿,到了六月,叶子变成浓郁的墨绿色,结出香甜的玉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