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镜中妖 第18节

    黑妖瞧着毫无立场的小火,鄙视了它一眼。忽然玉米地中,又传来那阵怪异的妖气,它趁着几人不在意,跳下青龙的肩头,追着妖气而去。

    西风边走边啃玉米,不得不说这里的玉米真如传闻中的那样又大又甜,香甜得难以想象,难怪当年远近闻名。

    玉米林中,偶尔还是会有一个影子在蹦蹦跳跳。

    西风不理它,就让它这么跳。

    ——就是不理你,寂寞死你,有本事自己出来。

    那影子蹦了许久,最后消停了,也没有出来见他们。

    石线已到尽头,西风拨开有两人高的玉米杆子,眼前视野顿时开阔,一座安静的村庄,赫然入眼。

    那是一个建在山脚下的村庄,三面环山,村口一片就是他们方才走过的玉米地,三面高山环绕,远远还能看见一条瀑布从山上倾泻而下。

    西风又看见了那座高高的亭楼,用竹子盖的亭楼,简单却不失雅致,高高耸立在村庄尽头。

    似鹤伫立,高洁而孤独。

    “西风,你看那边。”

    西风朝小火指的地方看去,不由一愣。

    村庄之中,竟有烟囱冒出烟来,用千里音咒侧耳静听,她甚至听见了锅铲在铁锅里翻滚的炒菜声。

    还有人在说话,欢声笑语,唠嗑家常。

    但是没有人。

    看不见人,却有人声。

    还有家禽的声音,猪啸,狗吠,猫叫,鸡鸭鹅,嘎嘎嘎。

    安静的村庄,在日落之时,“活”了过来。

    然而他们没有看见一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看见还有小伙伴问小火到底是什么,这里解释一下。

    小火是火鼠,古代奇兽,科普一下——

    《海内十洲记·炎洲》:“炎洲,在南海中……有火林山,山中有火光兽,大如鼠,毛长三四寸,或赤或白。山可三百里许,晦夜即见此山林,乃是此兽光照,状如火光相似。”

    这里稍作改动的设定是——状如老鼠但有超级大的耳朵,门牙突出可爱,周身红毛,如火灼热(但分情况)。平时只有拳头大小,变回原形是巨大的红色怪兽坐骑。

    另有古籍中记载火鼠的书《神异经》《太平御览》等。

    ☆、第17章 稻草人(八)

    第十七章

    “活”过来的村庄,让他们以为自己来了个热闹的地方。

    正是傍晚,家家户户做晚饭的时辰。烟囱陆续飘起炊烟,萦绕在村庄之上,像个可以让人安居乐业的世外桃源。

    可西风睁开双眼,眼前却什么都没有。

    身边甚至像是有人走过,边走边笑着,说着今年天气好,收成也会很好。

    不远处的榕树底下,有几个在挑拣菜叶的妇人说着谁家女儿待嫁,谁家又添孙儿。

    有几个孩童欢闹着跑过,扮演着将军小兵,挥着玉米杆子冲锋而过。

    其乐融融,安宁祥和。

    可这一切,都看不到人,只有万千声响,在西风耳边跳动。

    与其说是诡异,倒不如说是因这看不见的热闹而觉荒凉。

    那妖气已经消失不见了,无处可觅。西风拧眉,忽然想到她身边可有个逆天人物啊,不问白不问。

    “青龙大人,你能感应出妖怪在哪里吗?”

    青渊想也没想,直接指向一处。西风满意点头:“果然没让我失望,青龙大人,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她将长笛握在手中,朝他指的方向走去。小火见青渊不走,问道:“你不走吗?”

    “她说她喜欢我。”青渊想起以前说喜欢他的小仙女们前前后后说的话,神情难得凝重起来,“她要我娶她。”

    “……我想她完全没这个意思。”

    青渊强调道:“可是她说她喜欢我。”

    “……其实人间呢,喜欢的意思是不同的。”小火举例说道,“我也很喜欢你啊。”

    青渊瞪大了眼,神情更加凝重:“你是公的。”

    “……我当然是公的,我……”小火见他满脸沉重,气得飞了起来,“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它气呼呼飞回西风肩头身上,眼睛一转,大声道:“西风!青龙说他喜欢你!”

    西风哼声:“光会打架是没用的,没有金山银山免谈。”

    “……”这两个人还能不能按照常理出牌啦!

    西风才不会信青龙喜欢她,毕竟他是一条连情商为何物都不知道的龙,他不要总是毒舌她气她就好。

    她循着青龙指的方向慢慢走,走过这田间小陌,耳边依然能够听见村庄的动静。

    一切都很安和美好。

    玉米村入口处栽种着玉米地,村庄里面空地稍大的地方,也栽种了玉米,丝毫不浪费地方。

    小小的沟渠清水长流,几乎贯穿整个玉米村,想必平日村民也是用这里的水浇灌玉米,倒也方便。

    快到村庄尽头,临近那高高亭楼处,有一家农院格外引人注意。

    那农院旁边有一片玉米林,前院很大,架着木架子,栽种了葫芦和葡萄。底下有鸡鸭走动的声音,以前这里应当有不少家禽。

    这里跟别的农户不同的是——她察觉到了消失了一段时间的妖气。

    西风驻足门前,从敞开的正门往里面瞧了瞧,嘀咕:“难道这儿是那妖怪的老巢。”

    “当然不是。”一条黑影忽然窜上墙垣,说道,“我看过了,什么都没有。”

    “小矮子,你该不是已经把妖怪吞了吧。”

    黑妖怒指小火:“我又不是那只老鼠,我不吃妖怪。”

    小火:“……”你们吵架就好,为什么又要拉上我?我做错什么啦???

    西风转身晃了晃青龙的袖子:“青龙哥哥,快找妖怪。”

    青渊指了指地上,西风一瞧,哪里有妖怪,只有一个小水坑。不过这水坑并不是死水,而是有个泉眼,水不断从里面溢出,涓涓流入沟渠,通向村外。

    西风用手指沾了一些,水是凉的,并不是暖泉。她用舌头舔了一下,甜得她都精神了:“甜。”

    青渊也蹲了下来,沾指尝了尝,说道:“清。”

    西风偏头看他:“清?”

    小火解释道:“以九霄的话来解释,就是这水很干净,不沾一点污浊,好比凤凰饮的露水,圣洁无比。其实嘛,他吃不惯凡间的东西,觉得难吃,就是因为凡间的东西沾满了浊气,当然你是感觉不出来的。”

    “简而言之就是嘴刁,难伺候?”西风“嘁”了一声,“就是给惯的,饿凤凰个几天,睡个几天泥潭,你看它还会不会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非晨露不饮。”

    “……我拒绝跟你这种庸俗的凡人说话!”

    西风朝它做了个鬼脸,这才继续查看。明明是这样“干净”的地方,可却住着一只大妖怪,倒是奇怪。

    本以为是个普通的捉妖差事,现在看起来并不是。

    赵家小姐到底被藏到哪里去了。

    夕阳渐渐沉落,家家户户的炒菜声也跟着沉落,一盏一盏油灯被点亮,如繁星点缀了安和的村落。

    狗渐渐不叫唤了,猫儿也回去家中,它们都知道这个时辰,得去桌底下捡食了。

    西风想了想,也往眼前的农院走。

    听声音,这里应当住着一家五口人,两个老人,中年夫妇,还有个正值芳龄的姑娘。

    姑娘话儿特别多,像只百灵鸟,从声音里就能知道她是个乐观明朗的少女。

    “别说镇上的人知道我们村里的玉米又大又甜,就连鸟儿都知道了,成群结队来啄玉米。”

    “爹爹,我们在玉米地上多做几个稻草人吧。”

    “我还想着,往守望亭那放一个,就不用老让人在那看着了。”

    她一直在说话,直到一个妇人声音喊她吃饭,她才轻快地蹦了过去,消停下来。

    青渊指的的确没错,这里有股奇怪的妖气,弥漫不散。她甚至怀疑妖怪的老巢就在这院子底下,但不能贸然掘地,否则得累死人,妖怪还未必就在这。

    她苦思片刻,了然:“今晚我们就住在这。”

    小火抗议道:“晚饭呢?”

    “玉米啊,这里炊具都齐全,蒸玉米煮玉米熬玉米汤,哦,还有烤玉米。”

    “我要吃肉!”

    西风瞥了一眼黑妖:“你的点心在那。”

    小火看了它一眼,嫌弃道:“我不吃煤球。”

    黑妖:“……你才是煤球!不对,你是老鼠。”

    “……我不是老鼠!你这个小矮子!”

    “小老鼠。”

    “小矮子。”

    两只妖怪在院子里叽叽喳喳互相攻击着,西风听得头疼,便抓了青渊就去农院旁边的玉米地。她挑了个位置让他站好,又将他的手并拢拉直。然后掰了根玉米叠在他并拢的手上,摘了一根又一根,全叠在他的手上。

    青渊静静站着给她当架子,这玉米气味清新,闻着令人舒服,他乐意站在这。

    西风摘够了玉米,进厨房找到铁锅,倒上水,将玉米扔进去,往灶头里塞了一把柴火,找了找没找到火苗,瞧见小火在那瞧着,弯唇一笑,抓了它对着灶口:“喷火。”

    “呼!”

    玉米太大,柴火烧了许久才将玉米煮熟。西风揭开锅盖,香飘四溢,更勾得她食欲大振。她用簸箕盛着十几根玉米出来,刚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就听见外面又有人走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