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镜中妖 第20节

    璞玉气得发抖,最后重重哼了一声,就算是斗嘴胜利了,转身又回了屋里。

    西风朝她做了个大鬼脸,想跟她比谁更无赖,还嫩着呢。

    “西风。”青渊问道,“‘这种关系’,是什么关系?”

    “小孩子就不要知道这么多了。”

    “你几岁?”

    “十七。”

    “那你比我小。”

    西风反问:“那你几岁?要精确到个位数,不然不算数。”

    “我……”青渊陷入沉思,他几岁来着?

    已经摸清反攻套路的西风唇角一弯,连自己的名字都要想那么久,怎么可能记得自己漫漫几十万年的岁数,还要精确到个位数。她垫脚摸摸他的脑袋:“青龙弟弟乖。”

    比她高一个脑袋的青渊低头看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早饭依旧是玉米。

    没有小火的西风只能啃生玉米,她正啃得开心,见无影出来,递了一根:“师兄吃早饭。”

    “不吃了。”无影说道,“我们要继续去找出路了,你走不走?”

    “我还要找赵家小姐。”

    “嗯。如果没有找到出路,我们晚上再回来,你也要小心。”

    西风送走他们两人,站在门口把这农院打量一遍,还是没瞧见她的小火和那小黑脸。

    他们走后不久,她也和青渊一起在村落里走,既然赵家小姐是个大活人,那妖怪就没法把她藏进土里,总要找个容器,说不定就藏在了哪个村民家中。

    她比较奇怪的是,当时河流改道,玉米村重现人间的时候,有许多人都发现了,但那时候没有一个人被妖怪掳走,而今却独独掳走了赵家小姐。

    难道是因为水妖挟持着赵家小姐误入了玉米村,所以稻草人才顺势抓走赵玉儿?

    两人几乎走遍了村落,也没有看见赵玉儿,连装载她容器的地方都没感知到。

    等她回过神来,已经又是一个日落。

    像昨日一样,安静的村子在晚霞倾照之时,再次活了起来。

    村口那儿的榕树下,又有妇人在说话,唠嗑家常。说着东家长,西家短。

    依旧有孩童手持玉米杆冲锋过去,扮演着大将军小兵。

    路上的人也在闲聊,村里的猪狗牛也叫了起来,鸡鸭鹅都纷纷回家去了。

    西风在农院门前停了下来,忽然意识到了不对的地方,她偏身对旁人说道。

    “青渊,我们昨天听见的那些话,跟今天听见的,都是一样的。可是……只有这里,不同。”

    这户农家里的人,说着跟昨天不一样的话。

    那明朗的姑娘,不再说鸟儿偷玉米,要扎稻草人的事了。而是轻声细语,像在跟谁说话,可却没有人回答她。

    “我特地给你找了一身灰布长衫,看起来更像个人了。”

    “你每天都要在这里站着,晒得很,家里有顶草帽,我给你戴上吧。”

    “要不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姑娘一直发问,像只百灵鸟。可无人答话,安静得连西风都能听见风声拂过玉米地的声音。

    “我叫你阿守好不好?”

    姑娘清脆问着,自己笑了起来。

    “好啊。”

    悠悠轻轻的一声应答,让西风猛地抬起了头,往那玉米地看去。

    一个一丈高的稻草人,被歪歪扭扭地插在地上,帽子微垂,身上……穿着一件灰色长布衫。

    西风顿了顿,试探地唤声:“阿守?”

    稻草人朝青渊看了看,又看了看西风,转身朝玉米林中蹿去。

    西风急忙跟上,朝它蹦蹦跳跳的背影喊道:“阿守,你等等,赵家小姐是不是被你绑了?你交出来好不好。阿守?阿守?”

    稻草人没有停,它十分熟悉这片林地,不一会就摆脱了西风的追踪,再一次消失在玉米地里。

    西风可不想天天啃玉米,就要回头去找青渊火烧玉米地,这一回头,却发现背后也都是玉米,根本不见青渊的身影。

    ☆、第19章 稻草人(十)

    第十九章

    “青渊?”西风喊了一声,没有人回答。她拧眉在原地转了一圈,四面都是玉米,看不见路了,又给她弄了这么一大堵墙。

    她冷哼,不让她出去她就只能破坏玉米地了,不是稻草人吗,守护你的玉米地吗,那就逼你出现,不出现她就把整片玉米林都砍了,然后把玉米吃光。

    想着她就手化长剑,开始劈这高过脑袋的玉米杆子。

    剑锋锐利,所到之处,玉米尽数被砍断。

    转眼就移平了一片地方。

    站在泉眼旁边的稻草人看着不断倒下的玉米,不安地蹦了蹦。

    “你让她出来吧。”青渊抬头看它,“不然玉米全没了。”

    稻草人还在原地蹦,有些焦急。它能感觉得出来里面的人不好惹,很有可能会削断它的脑袋。它蹦了一会,青渊又说道:“那我进去找她了。”

    稻草人蹦到他前头,不许他进去。

    青渊不担心西风会遇到什么危险,她很厉害,只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厉害。

    他就是担心,整片玉米地会被她砍光,那晚饭就得是村口那的玉米。

    那儿的玉米比不上这里的清甜。

    他不喜欢。

    “哗啦、哗啦。”

    不断被伐倒的玉米相互碰撞,叶子唰唰作响。

    稻草人再也等不了,蹦蹦跳跳着重新跳进里面去。

    青渊觉得它大概会被西风手撕了,为了保护脆弱的稻草人,他决定先一步带西风出来。

    砍开一条玉米路的西风不慌不忙,还在继续伐着玉米,又哼起了歌儿。

    “玉米,玉米,又甜又香的玉米。蒸玉米煮玉米烤玉米炖玉米熬玉米,玉米玉米玉米米,哼哼呀,哼哼呀,吃呀吃玉米……”

    她正编得开心,突然一阵狂风刮来,一条青影猛地在她面前停下,刮得她青丝飞扬,吃了一嘴。她伸手撩开,对青渊的登场方式已经见怪不怪了。她抬眼瞥了他一眼,问道:“小火回来没有?”

    “没有。”

    “哼,我还想着抓它过来一把火烧了这儿的。”

    “稻草人是个好人,你还是不要欺负它了。”

    “它要是把玉儿姑娘交出来,让我去赵家领小钱钱,我才懒得欺负它。”西风摸摸他的肚子,“你想不想吃肉了?”

    青渊摇头:“不想。”

    “……想不想吃包子了?”

    “不想。”

    用美食打动这只龙的计划完全没有奏效,西风恼羞成怒,掐了一把他的肚子:“要你何用,喝你的露水去吧。”

    她忽然捕捉到一句话的重点了,眉头一皱,问道:“你说稻草人是个好人?难道妖怪是稻草人,而不是有谁在操纵它?”

    “嗯。”青渊说道,“昨晚你睡着了,它在你屋子外的窗户前蹦了一晚。刚才我让它放你出来,它不肯,还要找你算账,不过现在还没来……”他细思,恍然,“一定是你刚才唱歌,吓跑了它。”

    “……”

    “我刚才也以为是你的剑刮着了石头,后来一想不对,更像是你在唱歌。”

    “……够了!”西风紧握长剑,牙齿咬得咯咯响,吃饭睡觉打青龙!打青龙!

    ——不过算了,她打不过,还可能被打个半死。

    西风心中悲凉,她真要甩了他才行,否则这一辈子她都要因为无法实现梦想而憋屈死。

    她收起长剑,将长笛别在腰间,一字曰“开”,那被伐倒的玉米杆子就立地站起,直接排成两列,将前面的玉米破开,为她挤出一条路。

    路的尽头,就是那户农家。

    那姑娘住的地方。

    等她从里面出来后,青渊却顿步,朝那玉米地看了一眼。那被伐断的玉米杆子“唰唰”返回原地,再得新生,像是刚才并没有被人斩断过。

    隐约间,他又看见了那个个头很高的棍子草人,欢喜地地里蹦蹦跳跳。

    西风依旧没有找到赵玉儿。

    不但是村民屋里,就连他们的锅碗瓢盆,水井坛子,只要是能藏人的,她都找了一遍。

    夕阳又将落下,仍旧一无所获。

    入了夜,众人又坐在了一起,晚饭还是玉米,生的。

    璞玉吃了几口嫌弃生玉米腥甜,不吃了,问道:“你那只火老鼠呢?”

    西风知道她要做什么,直接说道:“有也不给你烤。”

    “……难怪师父说你脾气坏。”

    西风的脸一黑:“闭嘴。”

    璞玉知道她心里的刺儿,她继续说道:“这次出门,师父还跟我们说,如果见到你了,代他跟你说一下好,师父……”

    西风站起身就想揍她,璞玉微惊,片刻反应过来,也做好了要跟她打一架的准备。西风倒真想封了她的嘴,可是这银白月色下的微风,隐约飘来一股妖气。

    那妖气她再熟悉不过,是小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