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镜中妖 第122节

    又是这样的西风,上回耗费了镜子那样大的力气来封印她的魔血,如今他已经没有足够的灵力了。

    “西风——”

    西风听不见他的声音,她手上既沾了魔夜的血,也沾了青龙的血,这些血几乎激发了她对血的无尽渴求。

    有很多人,很多的血。

    她蓦地往那魔兵看去,冲入人群中,像蟒蛇吞食,将魔兵煞气化为己用,饮他们的鲜血。

    魔夜脸色微变,见青龙已经往她飞去,便收住了步子,命令魔兵往后退,不要再去无辜送死。

    西风见血魄全都散开,可心还在贪婪嘶声,根本没有吃够这甜美血魄。忽然她的手脚被人束缚,青色影子俯身将她抱住,把她圈进青色宽袍中。

    青渊身上的伤大大小小,成百上千,本无血色的脸,已添了几道血痕。他紧拥西风时,带着满身血气。西风想挣脱他的怀,然而全身都被他紧箍,无法动弹。

    “西风。”

    西风听不见,只是他身上的龙气刺得她浑身不自在,想推开他,可推不动。她焦躁地想用煞气杀了他,但那灵气太过逼人,反而要将她洗了个干净似的。

    青渊知道西风很痛苦,他也很痛苦——无论是身体还是心。他抱着西风,想让她记起自己,但似乎是徒劳的,西风还在不断释放煞气。煞气一点一点地钻进他的伤口,吞噬他的骨血。

    他的身体越疼,他就越知道不能放开她。

    “西风。”

    他唤她的名字,希望她能听见。除此之外,他已经没有过多的力气压制她。

    一旦灵力耗尽,镜子破碎,魔兵冲出外面,和妖界大战,人界必定会灭亡。

    “西风,你醒醒,你不是很喜欢凡间吗,等我们出去了,我们就找个地方,做个普通人吧。”青渊唇角溢血,字字忍痛,“当年你娘希望你做个凡人,带你去凡间,她没有完成的心愿,我来帮她完成。可是如果你不醒过来,就没有办法完成你娘的心愿了。”

    煞气依旧在吞食他的骨血,青渊的脸已白如雪,眼底坚定的光泽都因体力的衰竭而黯淡:“西风……快点醒来好不好,看看你给我留的伤,很疼。我答应你,不骂你,所以你快点醒过来吧,给我找草药,不然我真的会跟凡人一样死的。”

    怀中人阴戾的气息忽然不似刚才那样重了。

    烦躁至顶点的西风突然觉得心底有另一股难言的痛楚涌上,像是……在心疼这令人不舒服的龙。

    “西风。”

    又是一声轻唤,西风心头微颤,下意识想听听他说了什么。

    青渊紧紧抱住她,定声说道:“我们生蛋吧!我想跟弟弟一样,有条小青龙,听她喊我‘爹爹’!叫你‘娘亲’!”

    西风一怔,怔怔看着满脸是伤的青龙,眼底的赤红刹那消失,颤声:“青渊。”

    满布全身的魔血猛地觉察到西风正在压制它,它回过神来,嘶吼着不愿被压制,然而有一股力量正掐住它的喉咙,压迫它,令它屈服。它挣扎着要重新操控西风的心智,不知从哪里传来充满威压的喝音:“滚回去!”

    “嘶——”巨大的压力迫使魔血沉寂,它被彻底压制了。

    “对不起。”西风几乎要恨死自己,她做了什么可怕的事,她对青渊做了什么可怕的事?

    “不要说对不起,没有用。”青渊低头碰了碰她的额头,说道,“还是亲一口吧。”

    西风愣了愣,看着一脸无事的他,捧了他的脸就重重吻去。

    大概会死,可就算是死,也要留下最甜的记忆!

    突然的变化让观望的魔夜一愣,他没有想到西风的魔血竟又一次被压制了,甚至是完全被压制,这魔血,今后已经无法让她魔化。也就是说,她可以彻底将自己伪装成凡人。

    意外发生的事实将魔夜的暴躁和愤怒送上了顶峰,他不允许西风变成凡人,西风跟他一样,是魔星,是魔族选定的人!

    他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他宁可亲手毁了她,也不会让她如愿变成一个软弱无能的凡人!

    魔夜不再留存力气,他只想杀了西风,这个背叛魔界最深的人。

    青渊觉察到魔夜的举动,想要将西风藏到背后,以自己残缺的身体挡住愤怒的魔夜,然而西风却忽然转到他面前,划开剑气,硬生生接住魔夜这一击。

    犹如方才青渊和魔夜的碰撞,一股热浪再一次从两人之间炸开,将魔兵冲开。

    魔夜接连两次重伤,也吐了口血,可他知道,西风和青龙受的伤更重,是绝对没有办法活着出去的。

    西风被这煞气震得往后退,青渊将她接住,两人几乎已耗尽气力。

    “我们要死了吗?”西风不甘心道,“我们还没生蛋啊。”

    “嗯。”青渊被这煞气一冲,只觉身体要支离破碎了。他看着那仍有十余万的魔兵,附耳对西风说道,“答应我,好好活下去。”

    被震得脑袋有些昏沉的西风心头一沉,转身看他,只是这刹那,就被青渊往下面推,瞬间离他远去。

    她怔然:“青渊——”

    一束青光急落,断开缠在赤锦脚上的铁链。赤锦重得自由,立刻飞上天穹,咬住西风的衣裳。

    “带她出去。”

    青渊轻声叮嘱,化龙飞向魔夜,挡住魔兵。

    他要为他挚爱的姑娘,挡出一条生路。

    作者有话要说:  我也不知道作话要说什么,但有小天使说上章没看见我不习惯,想了想没什么特别要说的,露个脸吧,混个脸熟≧▽≦

    ☆、第102章 西风(十七)

    第一百零二章

    西风看着青渊化作巨龙挡在魔兵前面, 又让小火带自己出去, 这才明白他的用意——他之所以没有在一开始就断开小火的铁链,是因为他知道, 一旦小火脱离了束缚, 必定会卷入战场。

    他没有想过要小火帮忙,而是在一开始, 就是要它带她走。

    她一走,小火一走,又没有人可以帮忙,那他如何应对?

    难道他早就想好了,要跟魔夜他们同归于尽?

    西风心里痛骂一声,她怎么可能留下他一个人去!

    “小火, 放开我,你要看着青渊死吗?”

    赤锦没有松开嘴,他只知道, 以她现在的状态冲去, 一定会死的。青龙让它将西风带走,那它就一定要带走。

    或许青龙就是为了让它带走她,所以才会多在幻境开一条路,唯有它能看见的路。

    魔夜见青渊将西风扔给赤锦,深知赤锦能力的他厉声:“拦住他们!”

    一声令下, 魔兵朝西风飞去,但是有青龙挡道,根本过不去。一时双方再次大战, 战得硝烟滚滚,火光冲天。

    围在外面的众妖也开始觉得吃力,在外面尚且如此,里面斗得如何激烈,让人无法想象。甚至还有弱小的妖怪支撑不住,昏倒在地,很快就被巡逻的护卫抬走。

    妖王看着幻境里面的战况,原本松展的眉头,也渐渐拧起。

    只怕是,脱不了身了。

    “嗞、嗞。”镜子破裂声隐隐响起,不断有煞气外现。

    妖王见状,喝声:“拦住魔气,不许让半分魔气侵蚀人间!”

    镜子之中,独自阻挡魔兵的青渊伤痕累累,西风反身划破自己被赤锦咬住的衣裳,要去救青渊,要死也要一起死,她不愿独活!

    “西风!”赤锦心焦,它已经找到那出口了,转眼嘴里只剩西风的半截衣裳。它俯身追去,可西风已经不是以前的西风,她的动作极快,几乎是瞬间就将它甩在身后。

    西风朝魔兵挥出一剑,剑气横扫魔兵,将缠在青渊附近的人全都斩落。她落在青渊头上,抱住它的龙角,骂道:“笨蛋青龙!”

    眼泪滴落,啪嗒打在青渊的头上。它抬眼看去,看不见她,可她的哭声它听见了:“快出去,出去等我,我不会死的。”

    西风只知它的灵力已接近虚无,这点瞒不过她,这样的它,要怎么跟那么多的魔兵斗,更何况还有魔夜。

    刚想到魔夜的脸,就见他出现在眼前,几乎是来不及阻挡,便被魔夜一掌拍来,拍在她的肩上,将她从青龙头上拍落。

    赤锦急忙掠过地上,将受伤的西风接住。青渊再次以身抵挡:“走!”

    “青渊——”西风看着浑身是伤的他,往前靠近的动作不知为何停了下来。他说他不会死的,他让她等他。

    她死死咬唇,看得眼睛发涩,终于决然转身:"走!"

    他如果骗了她,她就恨他一辈子!

    一定要活着回来,青渊。

    赤锦咬住她的衣裳,飞快往一个方向冲去。

    已有魔兵如流水,从残缺的堤口冲出,赤锦周身赤红,似火前行,灼得魔兵急退。仍有魔兵以咒术远远攻击,伤得它周身是血。但它没有停下,它只有一个念头——带西风离开这里。

    一如当年,它答应西风的娘亲,带西风离开魔界

    而今,青龙将西风交付给它,它就算是死,也要带她出去!

    离出口越近,它的速度就越快,它看见那出口没有设下屏障,可见是青龙特地留的出口,或许是为了让他自己逃生,或许也料到了会有这个状况,所以留下了这个出口。

    “砰。”

    突然有屏障封来,将路口附近,还有路口完全挡住。魔夜闪身出现,冷笑道:“休想离开这里。”

    他看不见出口,便将赤锦所通往的地方全都封住,而今看它停下,便知那路口被挡住了。

    他知道赤锦的能力,还有青龙对西风的心,他要西风活下去,但他偏是不让,至少有西风在这里,他可以肯定青龙不会让西风跟他们一起同归于尽。

    西风是青龙最后一丝犹豫,若这犹豫都没有了,那青龙很可能将幻境毁了,将他们一辈子留在这里,亦或是,将镜子打破,一起毁灭。

    赤锦要撞开魔夜,然而魔夜远比它厉害,哪怕是受了重伤,对付它也绰绰有余。

    魔夜不过几招轰去,赤锦已浑身是血,看得西风心有愤怒:“魔夜!”

    她提剑要为小火劈开一条路,至少要让小火活下去。赤锦察觉到她的用意,不知能否离开,可仍紧紧咬住她,从牙缝中挤字道:“西风,你要好好活下去,当年我带你走,现在也会带你走。你娘希望你活下去,青龙大人也希望你活下去,我们一起走!”

    西风怔了怔,一起走……一起活下去。她下意识抬头再看青渊,便见那青色龙影又一次朝魔夜飞去,将他撞开,那路口再次宽敞。可下一刻,却有魔兵阻拦,将那路口围困得水泄不通,根本……没有生路。

    忽有煞气如风卷过,魔兵似枯枝落叶被风扫开,路口又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两人面前。

    正与青龙缠斗的魔夜察觉这股煞气,低头看去,顿时暴躁如雷:“离千战!”

    屏退魔兵的离千战抬头看去,说道:“魔界,本不该变成这样。”

    “谁许你背叛我!”

    离千战没有答话,突然出现在西风面前,将她和赤锦往路口送去。西风怔愣:“为什么要送我走?”

    “我既为父,不弃;也是为夫,不负。”离千战捉住她的手,说道,“照顾好你娘。”

    西风愣神,手上微凉,抬手看去,就见一缕白色灵魄在手上蜷缩。她猛地一震,十余年来的憎恨瞬间消失——束魂咒。

    束魂咒是一种很可悲,也很可怕的咒术,基本没有人会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