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镜中妖 第124节

    远远有脚步声传来,她听出这是谁的,是熟人。

    她缓缓转身,往后面看去。那两人一个身形修长,一个身形高挑。男的高大俊气,女的肤白貌美,十分般配。看见他们,西风眸光微动,没有站起身。她抱着小盆栽,问道:“魔界长老们又一次将魔界入口关上了,你们是怎么出来的?”

    来者是她曾经的师兄师姐,自她离开魔界后,被困在灵殿那几年,以师兄妹相称的人。

    无影看着脸上毫无生气的她,默了默说道:“我们没有回去,师父交代过,让我接任灵殿。灵殿里不全是魔族子弟,一旦群龙无首,灵殿会乱,人间也会乱。”

    西风轻轻点头,这话说得有道理,凡间上至皇帝,下至百姓,都信奉灵殿,灵殿乱了,民心也会跟着动乱,那到时候,人界的确不会太丨安稳,至少短期内不会安稳。

    灵殿在,就好比心中有了一颗定心丸。

    她微微恍惚,问道:“他什么时候交代的?”

    璞玉说道:“大战前夕。”她手上没有平日惯用的鞭子,虽然她不喜欢西风,但现在师父死了,青龙死了,师兄也要去接手灵殿,自己没有得到什么,却也没有像西风这样失去那么多,一直在跟她比较的心思,忽然就淡了。

    西风又抱了抱小盆栽,他果然一早就计划好了,要在适当的时机,将娘亲的灵魄交给她。

    或许他当时离开幻境后能活下来的,可他还是回到了魔夜的身边。

    为父,不弃;为夫,不负;为臣,不逃。

    西风默然,无影俯身递给她一件东西,说道:“魔尊让师父去寻的灵泉,本是为了对付那逃走的女妖,但后来女妖死了,这灵泉便交由我保管。师父交代,将这灵泉给你,助你压制魔血。”

    西风看着那从玉米村盗窃走的灵泉,有些晃神——那时她才刚和青渊一起,每日都被他的毒舌气得半死却又不敢揍他。

    他们一起住在阿想的家里,碰见了那个满头白发的稻草人,看它在玉米地里蹦来蹦去,蹦来蹦去,等着当年离去的村民回来。

    转眼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如今她敢揍他了,可是他却不在了。

    这几日哭得干涸的眼又泛了红意,她吸了吸鼻子,将泉水灵魄推开,说道:“师兄,你将这灵泉还回玉米村吧,我已经不需要了。”

    她已经可以完全压制魔血,再不会受它的威胁。

    无影见她如此,轻叹:“西风……”他不知要安慰她什么,像当年她刚到灵殿,总是哭鼻子,他总是远远看着她。

    以前还能安慰两句,而今,他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安慰,都没有用了。

    “师妹,你要保重。”

    西风轻轻点头,又看看璞玉,说道:“美人师姐,你也不回魔界了?”

    璞玉摇摇头,她要跟着无影,哪怕无影现在不喜欢她,以后也不会喜欢她,她都要跟着他,因为她喜欢他。至少有她在,很多姑娘都会知难而退。他不喜欢她,她也不会让他有任何机会喜欢别人。

    就是这样自私,没有办法改了,也完全不想改。

    她意识到西风对她已经完全没有威胁,以前的不喜和敌对跟着淡了些,临走的时候也说道:“保重。”

    西风目送他们离去,低头看看怀里的绿芽儿,低声说道:“娘,爹真的很喜欢你。”

    可惜她知道得太晚。

    她对他的记忆,始终只有他一剑杀妻的场景。却忘了他以前,怎么将年幼的她高高举起,让她摘到树上的果子。

    忘了他让她坐在他的脖子上,一手牵着娘亲的手,去人间赏花灯。

    一切记忆,都被那一剑抹去。

    “对不起,娘。如果是你,你一定会选择相信他。”她紧抱着小盆栽,对着还是棵绿芽的娘亲说话。

    有所依,又似无所依。

    微有海味飘来,混着鱼的气味。她抬起酸涩的眼睛看去,就看见一条巨大的鱼几乎贴在她的额头上。她被迫直起腰身,视线抬高,就看见一个冷峻公子冷目盯来,怀里同样抱着一个小花盆,盆里一样有棵小嫩芽。

    骑鱼公子抱着个小盆栽。

    西风忍笑:“巧。”

    “呵。”鱼公子瞧着她忍笑忍得面部扭曲的脸,说道,“前天碗碗交给我的,说十年后,晚晚就会从花里出来了。”他以非常非常轻柔的动作轻抚,像是稍微用力一些,就会伤害到它。

    西风问道:“你怎么来了这?”

    “当时控制幻境,我也在。”

    “你为什么在?”

    鱼公子冷漠道:“我是个妖怪。”

    “哦……”她怎么就忘了。

    “妖王连下三道命令,让我们前往一个地方,却不告诉我们那是做什么。”

    “你竟然会来。”

    鱼公子不会告诉她,那是因为他察觉到那个地方似乎有故人在,所以才过去。他说道:“无聊。”

    “哦……”

    不擅长安慰人的他良久才道:“晚晚在我面前死了两次,我也跟着心死了两次。可晚晚活过来了,虽然要我等十年,但我愿意等。说不定你等上十年百年,突然有一日,青龙也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西风失落地摸了摸鼻子,笑笑:“真的吗?”

    “嗯。”

    巨大的鱼悬在半空,鱼公子坐在上面,没有看她。他不会安慰人,也不会说谎,怕跟她的视线对上,就露馅了。

    这天地间,已经没有青龙的气息了。

    鱼公子陪她坐了许久,才道:“他拼死将你送了出来,你就连同他的份,一起活下去吧。”

    西风微怔,半晌才轻轻点头,抬起笑脸看他:“好。”

    鱼公子已经背身,他一点都不想看见一个总是蹦蹦跳跳的姑娘变成一条咸鱼,每天坐在这里吹海风。她看日落,看得满身落寞。

    “快天黑了,回去吧,不然夜里会有海怪从海里蹦出来,吃了你。”

    “……”这条高傲冷漠的鱼还能不能好好的安慰人了?西风说道,“我这就回去。”

    “那你回去,你走,我就回海里。”

    西风立刻站起身,拍拍快坐麻木的屁股,从矮崖上下去,远远说道:“我走了。”

    鱼公子往后面看去,等真不见她了,这才游回海里。鱼叔慢悠悠游到海边,才悄声道:“她没走。”

    鱼公子抱着怀中的小盆栽,没有回头,低声:“我知道。”

    他知道,她没有走。就好像当年的自己,哪怕双目被夺,他还是在找他的晚晚。

    他理解她,虽然觉得很笨。

    “走吧。”

    他们的身影刚没入海面,西风就又从下面爬回了岩石上,将那小盆栽放在自己的前面,继续盘腿看还没有完全沉落海面的夕阳。

    橙红余晖,映得天地暖意融融。

    趴在远处的月儿冒出个脑袋,担忧地看着那个落寞的背影,鼻子又酸了:“青龙大人真的回不来了吗?”

    妖王轻哼:“我说了,那可是我哥。”

    已经看累夕阳的西风揉了揉眼,趴在自己的膝头上埋头闭目。

    忽有清风拂来,她暗想难道一直趴在远处装壁虎的月儿和月儿她爹终于忍不住出来,轮流安慰她了?

    但气息不对,气息很陌生。

    她想起小花盆还在前面,立刻抬头要去拿回来,免得被来者踢下去。这一抬头,便见一角青衫入眼,她不由一怔,瞳孔狠狠一震。她缓缓抬起快要僵硬的脖子,大片的青色衣裳落入眼底,看得她愈发怔然,有些不敢抬头,怕这是幻影。

    但哪怕是幻影,她都想看看他的脸。

    “海风很冷,你为什么不回去,不乖。”

    西风的心顿时颤抖,她立刻抬眼看去,一张俊朗得过分的脸映入瞳孔之中。她怔神,仍觉得是幻影。

    因为他的身上,没有青渊的气息。

    细闻,似乎很弱,但很陌生。

    青渊蹲身看她,探手轻抚她清瘦的脸颊,捏了捏,说道:“瘦了,捏不起来了。”

    啪嗒。

    一颗泪珠拍在他的手背上,将他的手势都“冻”僵了。青渊抹去她脸上的泪痕,说道:“我回来了,你不抱抱我?”

    西风终于反应过来,眼前人的确是青渊,不是幻觉。哪怕他的气息已经变了,可只有青渊会这么跟她说话。她跪坐起身,扑进他的怀中,“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哭得撕心裂肺。

    想骂人,想揍他。

    想问他去了哪里。

    可是问不出来,只想好好地哭一顿。

    青渊抱着她,不喜欢听她哭,可他知道,西风这几天一直在哭。

    “我现在有点弱,灵力几乎全都消失了,接近凡人,你要好好保护我,西风。”

    西风哭声渐弱,抬脸看他,哽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不是……跟魔夜同归于尽了吗?”

    青渊拧眉道:“我说过的,我不会跟魔夜同归于尽,也不会给长源陪葬,因为太恶心了。”

    “……”西风又道,“那这几天你去哪里了?”

    “在你的头发里。”

    西风一顿:“头发?”

    “呐,就是镜子破了后,飘到你面前的头发。”青渊说道,“唯一能抵挡住幻境煞气的东西,就是同为魔星的你了。可是我不能跟你一起出去,否则魔夜魔兵也会逃走。”

    “所以一开始你就计划好了怎么离开?”

    “嗯,发是一人的精血而成,所以当时唯有你能护住我。镜子炸裂时,我便将灵魄置入你的青丝中,就连魔夜,也无法毁了那缕发,因为那是你的。”

    西风怔愣:“那为什么现在你才出来?”

    “因为弟弟太弱了,我以为他只要一天就能替我重塑灵魄,谁想,费了十天。”青渊眉头微拢,说道,“果然差了很多个弟弟。”

    “……”

    青渊抱着她,继续说道:“我拜托弟弟在镜子炸裂后,为我重塑肉身,这件事,唯有与我流着同样血液的弟弟能做到。我听见你在哭,也知道你每天都来这里看日落。我很想来陪你,西风,可是我动不了。你在看海,却不知道我在看你。”

    西风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掐了掐他的胸膛,确实是真的。她紧紧抱住他,又用脑袋蹭了蹭:“我以为……你真的死了……我以为,你又在骗我……”

    “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的。”青渊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一口,“因为我喜欢你,不要看你哭。”

    西风含泪一笑,这一回,是喜极而泣了。

    还趴在远处的妖王瞧着那两人,心里很酸。月儿已经哭花了脸,她禁不住哭着鼻子问道:“爹爹,为什么你一开始不告诉西风姐姐,青龙大人会活过来?”